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塵封的二樓  /  秋笛

 

    去年七月接到嫂子來信說她八月初要回來,我和女兒的頭都漲得兩個大!

 

    兄、嫂出國四十多年,這其間雖回來過幾趟,但都回她娘家,陪年老的母親。這次回來,她娘家已沒親人,自然要住我爹娘的房子。

 

*                *                *

    我娘家的那楝房子,自從雙親走後,曾經空了一段時間,後來,老么要結婚,到處找不到便宜的房子,我徵得大哥的同意,讓老么住在那棟房子的一樓。二樓仍然空著。現在嫂子回來,要住在她二樓的房間,這下可夠我忙的了!

 

    兄、嫂出移民美國多年,母親把一些不用的東西都送上二樓;老么要結婚,我又把父母親的東西又送上去;二樓已成為倉房了!叫嫂子怎麼住!?所以,那幾天我和女兒整天往娘家跑,只為了到二樓去清「倉庫」。

 

      「倉庫」那一箱箱的東西裡,藏著很多的情懷、很多的往事……

 

*                *                *

 

      母親早年喜歡縫衣服,小時候,我經常在母親的縫衣機旁玩耍。媽和堂嫂要去買布,我也會跟著去,選擇我喜歡的布料。母親買的布料,到如今還有一大箱,我真不 知要怎樣處置。我想,退休後的我,或許該重新打開縫衣機,慢慢解決那些布料了。就在那一包包的布料中,我看到了三件旗袍,我眼淚頓時流下。

 

      那是三件絲綢旗袍;那時候我尙在唸小學,依稀記得是媽媽的好友從中國買回來送給媽媽的。媽媽都捨不得穿。記憶見媽媽穿過兩三次,最後一次好像是姐姐結婚的那天穿的。

 

      母親晚年時,腳不出戶,也不僱女佣,在家都穿寬寛鬆鬆的衣褲,她説這樣工作比較方便。她離開的那天,和她隔隣而住的姐姐找遍整個房間,都找不到一件像樣的旗袍,只能買件禮服給她穿上。那時候,我也很自責,為什麼不多花奌時間陪陪她...

 

*                *                *

     

  一箱箱的衣物,一段段的往事,這幾十年,這所沒人居住的二樓,教我如何清掃?我就這樣呆坐著,用淚眼清洗衣物上的灰塵........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