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榮獲中國蘇州“圣竹杯”征文優秀獎


越南纺织业的一线曙光

 

过客

 

去年,在逛百货商场时,我受到好奇心的驱使,买了一条标着“竹纤”的面巾。这条面巾可不便宜:34X34厘米一条卖价23万越盾(相当64.4元人民币),比同类的棉纱产品贵了30倍!这钱可不白花,竹纤面巾吸水性能特别好,却很快风干;洗脸时感觉非常柔和,仿佛散发一股莫名的香味。我使用普通绵面巾个把月就因为一种嗜纤维素细菌滋生,使面巾变得粘糊糊的,无法克服,只有抛弃。使用竹纤面巾就可以避免这个麻烦,竹原纤维与生俱来就含有竹醌,跟纤维素分子紧密结合,是一种天然杀菌剂,具有73%的抑菌能力。

 

不少出大汗的人常为汗臭所苦。汗液本来是无嗅的,经过一天劳累,经细菌的发酵作用,才发出恶臭。除了竹醌,竹纤还含有叶绿素铜钠(sodium copper chlorophyllin),能去掉氨臭味的70——72%我设想,假如穿上竹纤汗衫,就可以避免既烦人又说不出的苦恼。竹子也是提取竹醌和叶绿素铜钠的原料。竹纤衣物良好的抗汗性能还在于它的透气性和吸湿性,就像个随身携带的微型空调,加上抗紫外线能力,对我们这个终年炎热的国度,实在太理想了。

 

竹纤产品就这样静悄悄走进我们的生活。在市面走一圈,我惊奇地发现,竹纤产品不仅有面巾,还有浴巾、床上用品、针织品、袜子、内衣裤,以及各种布料,称为“竹布”。名牌“欧文”(Owen)推出的竹原时装也广受欢迎。竹原纤维产品在越南方兴未艾,我是门外汉,无法分辨鱼目混珠的产品和混纺布料。

 

苏轼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子也是越南的“国树”,越南人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竹子,越式长衫加上一顶竹制的斗笠,成了越南妇女婀娜形象的表征。越南是纺织业大国,但70%原料和配件要靠进口;去年,光是从中国,就要进口55亿美元。如何摆脱这个窘境?越南石化工业还不发达,因气候不适合,棉花种植也不多,生产人造纤维要耗费大量的林业资源,漫山遍野的竹林成了首选。

 

亚洲约有四千万公顷竹林,是世界上竹林覆盖最多的地方。竹子是世界上生长最快的陆生植物,在越南温湿的气候下,每天可以增长3英尺。棉花种植消耗全球25%杀虫剂,收获1公斤棉花要耗费2万公升水,而竹子根本不需要杀虫剂,也绝少要灌溉。一公顷竹子每年可以吸收62吨二氧化碳,而棉花只能吸收15吨。竹子还能多排放35%氧气,能减少温室效应。竹子不与粮食争地,争食竹叶的,恐怕只有……大熊猫!

 

竹原纤维在提取过程中没有使用任何化学药品,产品可以回复使用;即使废料,在生态循环中也能轻易降解,不会造成任何污染。因此越南人把竹布誉为“绿色布料”,那是非常有道理的。

 

随着同奈省隆城合成纤维厂(台资)的投产,今年头八个月,越南国产化纤不仅满足国内需求,还出口47万吨纱线,出口金额16亿美元,其中44%出口到中国。以此同时,竹纤要全部靠进口。据说竹纤的生产成本只有棉纱的一半,但越南从法国进口的的竹纤原料却非常昂贵,导致产品天价,一般消费者难以接受。

 

形势不等人,越南纺织研究院在2010年就订出一套完整方案,名为“竹原纤维的研究与开发计划书”。计划分四步走:提取、纺纱、织布、完工;预定2013年试产,可惜由于资金匮乏等种种原因,至今还是纸上谈兵。

 

上述“计划书”承认:“中国是研究竹原纤维并应用到纺织业的先锋”,引用的全部数据都注明源自“圣竹(或利飞)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但不懂为什么他们却舍近求远,跑到法国去寻求昂贵的原料。

 

中国的崛起,将有力地带动周边国家。越南纺织业跟“圣竹”搭上关系之时,就是越南纺织业改观之日。

 

借这次征文的机会,我撰写一副对联,表达对“圣竹”和中越两国关系的良好祝愿:

 

人能点铁成金,摇钱树振兴北土;

子乃蓝田种玉,贝叶经沐惠南邦。

 

 

(0)
留言:
» 使出了渾身節數,也只得優秀獎,慚愧! - 29/02/2016 06:32 am
» 祝賀過客老師榮獲中國蘇州“圣竹杯”征文優秀獎!林曉東 - 23/02/2016 07:04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