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讀唐詩/ 蘇榮超

  

我從不相信菲律濱的華文教育可以令我女兒中學畢業後聽讀寫華語。(當然,個中原因複雜,不說也罷!)這是非戰之罪,因此只能親自出馬,教女兒華語。

 

女兒自兩三歲時,我們就讓她聽兒歌、看兒童節目的錄像(來自海峽兩岸的製作)。事實上女兒自牙牙學語始,我們就以閩南語與她作為主要的溝通媒介,普通話輔之。所以女兒進小小班時,不會講英文、TAGALOG,老師還以為她來自國外(大陸、臺灣)。

 

待女兒的華語有一定的基礎時,有一日我忽然心血來潮,想教她讀唐詩。從最簡單的入乎,於是刪掉比較長的樂府古詩之類的,又刪掉一些意識不良的,(例如:「將進酒」,並非詩不好,只是不想女兒成為酒鬼。)和一些戰亂、情愛之類的、艱澀難懂的(詩鬼李賀的詩)所以只能從五言絕句篩選。反正先讓她熟唸一番,懂不懂以後再說吧!

 

第一首毫無懸念的由李謫仙的「靜夜思」當選。對女兒說,我唸一句妳跟我唸一句,女兒點頭稱是。於是蘇夫子搖頭晃腦:「床前明月光。」女兒唸「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我大吃一驚,而且這一驚非同小可。吾女莫非是天上文曲星降世,或者李太白還魂,細問之下,原來早前在網路上下載了一張臺灣製作的兒童教育光碟,女兒本能聽著唸,裡面有一環節,就有教導這首「靜夜思」。由此得一結論,多媒體的功能和力量實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第二首的入選詩作,孟浩然的「春曉」。女兒生性好玩,能好好的跟我讀詩已算難能,於是再教她「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今年女兒開始上幼稚園了,事隔我教她讀唐詩多月,某天午後,閒來無事,我冷不防來個突擊行動:「床前——」女兒戰火全開還擊曰:「明月光」我再開炮「春眠」女兒好整以暇「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日子在詩意中消逝,李太白和孟浩然泉下有知,能想像數千年後在海外夏日的午後,有一對父女正在吟讀他們的嘔心傑作嗎?

 

  華夏文化是否就是如此綿延不斷呢?

 

我默默沉思著。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