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火种/于而凡

 

 

向文友邀稿,他一听副刊版名叫"火种",就问:"为什么要用这名字?听起来不够诗意,很俗气。你可提议换别的吗?"

 

没跟文友讲,是我自己提议用这名字。一直以来,我取名总不喜欢文绉绉的,而喜欢很具体很实在的名称。最主要是--更喜欢有出处有典故的名字。

 

别小看这'火'。它是一切文明的开始,有了它,人类才脱离生吃肉的动物阶段,开始懂得如何去改造自然。古希腊神话里,宙斯不愿向人类提供火。普罗米修斯设法窃走天火,偷偷把火种带给人类,于是,拥有火的人就成了万物之灵。宙斯对这违抗行为大发雷霆,命山神们把普罗米修斯用锁链,缚在高加索山脉一块岩石上,让恶鹰天天啄食他肝脏,承受三万年苦痛。可知,这由智慧之神盗来的火种,是来自不易,何其珍贵!

 

已故的印华诗人柔密欧郑,和一些文坛前辈一样,在中华文化被摧残的时期,坚持华文写作。在各种场合,鼓励别人也激励自己,他总是他反复地说:"石在,火种不会灭绝!"这多人都說過,吐自他口中,是那么有震撼力。因为,这句话切贴实际,代表那黑暗时期多少华文写作者的心声。

 

是的,长夜漫漫终有时,印尼终于迎来华文的春天。罗密欧郑他们护守的火种,没有熄灭,而及时传给我们,让我们得以点燃新时期的文学火把。

 

可是,35年排华政权对华文的禁锢,让我们不得不面对新的困境:坚持写作的老中一辈,历经多年的封闭,文学理念不免与当代文学潮流脱节。正规教育的缺失,也让许多写者的作品缺乏知识的广度与思想的厚度。而当权者对华校的彻底破坏,更使印华写作者的年龄严重老化,年轻写者没出现,让我们不得不面临断层的危机。

 

局势很严峻,不过不是没希望,随着中国的崛起,华文在印尼受到重视,华文培训班与三语学校像雨后春笋,去中国留学的华人子弟也越来越多。而随着中印两国在各个领域交流的频繁,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也成新风景。这些崭新的现象,将是培养华文新写手的沃土。

 

前景可待,不过现今还不是享有成果的季节。那些接班人,可能要十多年后才能露面。我们现时的任务,是为那未来的接班人,保留文学火种,让他们不需从零开始去开发荒芜!所以,我们在这里开创新的文学园地,让大家能继续耕耘播种,尽自己的力量,让华文文学在千岛之国维持生命力。而在这园地刻印的汉字,尽管轻微渺小--都是火种!

 

 

 

(0)
留言:
» 于而凡这篇文章谈印尼华文文学的起伏,让我想起前辈诗人罗密欧.郑的坚持奋斗。现在印尼积极推动华文文学的作家,有于而凡、袁霓、叶竹、卜汝亮、晓彤、晓星、莲心、符慧平等人。还有一些我不熟悉的作家。林锦 - 30/01/2016 09:20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