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遊芹苴,訪平水古宅

 

 

過客

我癡長一把年紀,又善於胡謅幾句順口溜,因此常得到家族婚喪喜慶的青睞。這次內侄兒到芹苴迎親,我順理成章地被推舉當了“長老”。

胡志明市到芹苴已無江河阻隔,但不計路旁小憩,開車也要費三個小時。我利用空擋,觀光市容。西都已初具大都市風貌,團友都忙著購物或到寧橋河濱喝咖啡,只有我趕去參觀心儀已久的平水古宅。

古宅位於平水郡高樓林立的裴友義街,就像巨人身旁的侏儒。古宅敞開大門,免費向遊客開放。宅前院落鋪方磚,非常整潔,假山,盆栽,錯落有致。“鎮園之寶”是庭前一棵七米高的墨西哥仙人掌,已有40年樹齡,只在2005年開過一次花,鄰里回憶,花開時異香撲鼻,一時引為祥兆。宅院前面越過裴友義街面臨平水河,沒有建築物阻擋,習習涼風吹來,洗滌遊客一身暑氣。

右邊側門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亭子,蓋琉璃碧瓦,四根紅柱並排,兩根木頭受不了力,外面要再加兩根水泥柱加固。聽說亭子是拜土地公的,但已見不到祭祀痕跡,現在亭子唯一功用是懸掛一幅越文木牌子“楊府祠堂”(下圖)。楊氏是十九世紀末南部大地主,此屋建成於1870年,至今已是第六代,乘傳香火是族長是楊明顯。

 

 

這就是已有145年歷史、南部最美古屋。我在庭前徘徊良久,充分享受倒逆時光的回味(下圖)。著名影片“情人”是取這間屋子做外景,導演阿諾捨棄大情人黃始黎在沙壢的老屋,其理由是這間屋子保存得最好。影片中看到,這應當是類似堤岸常見的華人傳統老屋才對,但我眼前的是一座東西合璧的建築,基本上是法式格調,法式百葉窗,法國運來的建材,反映十九世紀西化財主的審美觀;只有越式圖案浮雕,滲入了東方情調。蓋瓦看似陰陽瓦,其實底瓦寬,面瓦窄,呈水槽狀,便於排水。法國導演阿諾像個魔術師,把法式老屋變成華人故宅,就像從禮帽里取出一隻鴿子。

 

 

 

法式台階一米多高,有四部階梯安排得很和諧,其中左右兩部通往廂房。大廳陳設東西雜陳,正中神龕供奉的是“東廚司命,福德正神”,這是屋裡唯一的漢字(上圖)。我摸不著頭腦:灶君牌位應放在廚房,怎麼翻身“當家做主”了呢?我詢問楊明顯太太——她已六十開外,一口甜蜜的南部口音。她不懂漢字,我費了好大勁才跟她解釋明白。她一臉漠然,指著神龕前的香案,說這是祭祀祖先的地方,但沒有牌位;反正跟她說不明白,我就不再刨根問到底。

內室木結構,六根烏黑大腿般粗的鐵木柱子。跟傳統越南建築“穿衣、著鞋、不戴帽”不同,老屋掛著一串串十九世紀的法國燈飾。最顯眼的家具是右側一部紅木榻,跟屋子一樣古老。居中一副路易沙發,三副大理石面的柚木桌椅,是從中國雲南運來的。壁櫥擺設不少青瓷古董,時間倉促,我無暇辨認。墻壁掛滿了獎狀、證書,國家級文物證書混雜其中,主人並沒有加以放大,擺在醒目位置,我感到有點兒玩世不恭的韻味。

平水古宅聞名遐邇另一個原因是它跟電影結了不解之緣。約有十部電影是在這裡拍攝的,其中“西都美人”一片使越貞一鳴驚人。古宅在“情人”所佔的戲份不多,但導演阿諾進駐了一星期,說明他付出了艱辛的勞動。房屋一角掛著介紹“情人”的剪報和阿諾寫的親筆感謝函,我在前面攝影留念。

古宅還以蘭花聞名,“平水蘭苑”是當地人更為熟悉的別名。楊府第五代傳人揚文言有花癖,搜羅各地奇花異草,傳承至今。古宅佔地八千平米,分成前宅、中宅、後宅,前宅和中宅間用欄柵隔開,只有前宅對完開放,中宅前空地蘭花爭妍鬥麗。

我沉醉在一片懷古幽思,即景撰成一聯寫上留言簿,希望楊氏耆老,有人通曉漢文:

颯颯秋風,懷古可尋參古宅;

滔滔河水,柔情難續念“情人”。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