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奠詩友雲鶴冥歲 / 陳扶助

 

獲知雲鶴逝世的噩耗,是我從澳洲撥長途電話托他訂機票的時候。壞消息來得如此突然,能不錯愕欷歔嗎?

論歲序雲鶴比我年輕,尚未到老成凋謝的地步,真所謂修短有命、天道無常呀!記憶中我倆曾同校讀書,他讀中正高中、我讀中正師專,在圖書幾回偶遇,都未建立友誼。之後因為對文藝有共同嗜好,半世紀以來,一路同行,又因為彼此詩觀互異,我堅持走通俗的路線,他追求唯美藝術,(我說他是唯美派)君子和而不同、交情淡薄如水。

我對白話詩,尤其是朦朧體、謎語體的,十之八九敬而遠之!但雲鶴的作品,卻是每篇必讀,希望從中吸收一些元素,用以激發自已的思想。除了是詩友,我們還是酒友,有過無數次同場買醉同場K歌的歡會。

雲鶴具有多方面的才藝,攝影、寫詩均成就不凡,二十年來實至名歸,贏得海內外響亮的掌聲,可以說他的努力沒有白費,人間沒有白來!

既名雲鶴,想必在碧空翱翔,長留思念,縹緲如煙。謹以此文,焚香遙奠。

 

 

 

(0)
留言:
» 雲鶴,是一位很好的文友!2010.09.我們在廈門有一面之緣.(緬甸)許均銓 - 10/08/2013 07:06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