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记忆中的草色一狼

 

踏上这片洒满阳光的土地,却已不再是一只轻盈的飞蝶。这四年来,除了假期,我每天风雨不改的陪着孩子来到这里——我曾经的校园。

 

四年前,孩子才一年级,还以为在家对我如此缠绵的孩子,会让我牵着他的小手,紧紧依偎着我。没料到,在校园外已摆脱我的手,像只挣脱绳子的猴子,一溜烟消失在我视线里。四年后,他依然不让我牵着他那已经不小的手,原因是他已长大,害怕被同学们嘲笑。不同的是,他已不复当年那个另我和老师们头痛的孩子.

 

日复一日,这里的一草一木,常常让我追逐着逝去的影子。当年的老树,当年的旧建筑,当年的绿草坪,攀爬过的斜坡,洋灰梯,教室,球场,甚至当年的老师们。。。。

 

依山的校园,裹着一层翠绿的外衣,左边的篱笆外盘屈着几棵高耸的大树,结实雄健,绿荫蔽。树与树之间曾经有条小路,穿过小路走到尽头,有两间高脚教室。我惊喜于那排苍绿的老树,依然整齐地保留着相同的面貌,唯是小路已长满吐穗的野

 

曾经的课室是一排陈旧的建筑,古老砖石的身累积了衰老历的痕迹,亲切而醇厚。多窗的课室,被蓊蓊郁郁的树木,将每一扇窗汇成一幅幅自然的图画。阵阵晨风,将股股浓郁的草气叶香,穿过窗子送入室内,沁入我们的心房。一座古老的校钟静静坐挂在教室最前的窗子,曾经陪伴着我们度过漫漫的六个年头,看着我们慢慢地成长,为孩子们敲出理想,敲出希望。。。

 

学校里有个篮球场。过去,每天都和朋友们追逐的地方每个下午,我宁愿回到这年幼的战场,也不原意待在家里对着书本发呆。当年在这个曾经露天的篮球场里,挥洒了不知多少青涩的汗水 ,也不知蒸发为天上的那一片云。

 

球场的前面有几棵高耸的古松扎根于墨黑的土壤里。我们喜欢坐在大树蔚成翳翳浓荫下的石凳上,和同学们玩游戏,偶而,踩上浮在土面的树根上追逐玩耍。球场的四周,斜坡上铺满的草坪,仍是那年的草色,只是大半以上的草坪已校舍峨峨。

 

记忆中的老师们,都是慈祥,朴素的。黎老师,是小二时的班主任。当年,因参与课外活动的项目颇多,偶而爸爸无法抽空载送,老师还曾自动上门接送。荣休后的老师,头发虽已斑白,庆幸依然健壮。

 

2008 年四月初,恼人的手足口症来袭,谣言闹得纷纷扬扬。老师深恐影响我园的名誉,故到我家探访,用他的笔阻止那幕灾害的延展。老师离开后,婆婆对我说,老师向她老人家说了一句另我深为感动的话“我的学生可能将遇上困难,我要帮助她!” 曾经的老师,犹如一位慈父,当孩子遇难仍不忘出手相助。对于老师的恩情,永铭于心,无齿不忘。

 

踏离校园,回眸凝望,巍峨的建筑已覆盖记忆里的草色,覆盖了漫长历史的痕迹。当年的记忆,唯有将它收藏在记忆的库子里。眼瞳唯能捕捉的只剩下那一点点当年的草色。。。那一点点绿色的记忆。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