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諾獎得主屠呦呦故居

過客

古語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十月五日,諾獎新得主名單公佈后,屠呦呦教授故居立即身價百倍,成為新旅遊熱點。

遊人冒雨參觀故居

喜訊不脛而走,十月六日,成群遊客冒著毛毛細雨,來到屠女士的故居,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開明街26號“朝聖”。大門緊鎖,但遊客仍然在門外張望,久久不願離去。

這是一座傳統的中式四合院,四周房屋,中間庭院,北方比比皆是,南方可不多見。和諾獎另一得主莫言在山東高密荒廢的故居不同,這間百年老屋,白墻黑檐,蓋陰陽瓦,古色古香(下圖),雖然今年九月已經修繕一新,但仍然保存了古屋風貌。屋內綠影婆娑,我要一睹為快的意願不禁油然而生。

屠呦呦教授出身書香世家,她的名字源自《詩經●小雅》:『呦呦鹿鳴,食野之蘋;呦呦鹿鳴,食野之蒿』。中國科舉時代,通過殿試的學子可以享受皇帝招待的筵席;席間,大家吟哦“鹿鳴詩”,互相祝頌,因而也叫“鹿鳴宴”。從她的起名,我感受到兩個預見性信息:她將會享受到國際級的“鹿鳴宴”;青蒿草將鋪設她成功之路。神乎,教授的尊翁!

這是屠女士的外婆家,她的求學時代就是在這間老屋度過。她早已離開故居,老屋的最後主人是姚慶三(1911——1989)教授,中國著名的貨幣專家,也是屠女士的舅舅。老屋大門懸掛“姚慶三故居”牌號,建築面積2200平米,兩層樓,主權屬於寧波市海曙區房地產公司,售賣標價1.5億¥(合2340美元)。怪不得屠教授對所得一半諾獎(48萬美金)區區之數看不上眼:“買不到北京半間客廳”!

故居的鄰舍稱:每天早上有上千人慕名而來,在門口徘徊、攝影留念。這令我想起不久前到緬甸仰光開會忙中偷閒,成百名東南亞詩人到空空如也的昂山素姬女士故居參觀:同樣大門緊閉,同樣傻乎乎的人群。據稱,寧波市政府計劃購下該屋,改裝陳列室,向公眾開放。

 

 

低調的諾獎得主

屠教授的先生李廷昭教授是冶金學家、高級工程師。他們是中學同窗,1963年結婚,育有二女,大女兒在倫敦劍橋大學任職,幼女還在爸媽身邊。

屠教授闔家居住在北京四環路東一座中等公寓20樓。她沉默寡言,社區根本不知道每天跟他們一起做晨運的不顯眼老太婆是舉世聞名的中藥之神。從106日起,採訪是記者紛來沓至,在她家門口排起20米的長龍,使社區的保安不得不來維持秩序并驗明身份。他倆已被“疲勞轟炸”弄得精疲力盡。儘管他一再聲明,對老伴的工作一無所知,但看來,他比她還要繁忙(下圖)。

 

107日,“紐約時報”記者搶先機,對她進行了專訪,寫了一篇題為“灰老太婆”(隱喻安徒生童話“灰姑娘”)的報道:面對眾多榮譽和獎項,她十分謙虛和淡定。他拿出幾十年來的著作,證明她沒有搶誰的功。在諾獎之前,她收到美國哈佛大學通知中了“華倫•阿爾伯特醫學經”,但她因體康未能成行。中國以前沒有知識產權概念,因而她對發明專利一無所知,只知道把研究成果往上遞交,享受不到任何經濟利益。

她還十分硬朗,只是聽力欠佳,也不戴助聽器,講話時要靠得很近。諾獎委員會通報獲獎名單時無法打電話通知她,只好通過第三人;可能她因為欠聽,沒有帶手機的習慣。

 

1210日是諾貝爾忌日,瑞典將舉行隆重頒獎儀式,國王古斯塔夫將設“鹿鳴宴”招待全世界諾獎得主。當記者問及她要不要共襄盛舉時,她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我沒有任何承諾,腰疼得厲害,醫生說要開刀,到時再說吧”。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