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带走一身阴阴的月色 /林锦

 

  最近换了一个工作。工作性质还是一样,编编写写。办公的地方却换了。从一间双层旧房子搬到一座比较新的高楼。

  楼高十层,办公室在九楼。窗口面对一个广袤的运动场和数个网球场,视线无阻。远处的一带丘陵,绿树参天,红瓦掩映,倒是静美。第一天上班,开窗时,映入眼帘的这般景色。以后便少有时间凭窗远眺。就算有机会,也无观景的兴致了。

  工作时间说是朝九晚五,上班不能迟到,下班却不准时。六点算早,七时更平常。有时候很佩服自己,伏了十个钟头的案,绞了十个小时的脑汁,回家时走在路上,还能胡思乱想。

  其实不是胡思乱想,而是思潮起伏,而是周遭的一切,让你的思潮不得不自然起伏。

  不只一次,手里提着重甸甸的公事包,走出电梯,迎面而来的不是阳光,而是月色。停车场空荡荡,老树撑着奇奇怪怪的伞,伞顶指着躲在深邃的天空冷笑的星星。猫头鹰在树上哆哆,虫儿在草间唧唧。一抬眼,远处的运动场和网球场却在累累灯球的照射下,亮亮丽丽,如同白昼。

  运动场上,有人缓步慢跑,有人疾步冲刺。网球场有五个,都占了人。有的单挑,有的双打。不论男女,都着一身的白,轻飘飘的,随着球儿飞跑挥拍,有点儿像扑火的大白蛾。球场上的十来个老中青,有医生、律师、讲师、高级行政人员……他们此刻抛开繁杂琐碎的工作,让脑子放假,让肌肉筋骨上阵。流出一身的淋漓的汗,洗尽一身的累。

  他们哈哈,他们嘿嘿,他们呀呀,在晚风中飘扬,震得路旁严肃列队的棕榈树也不得不沙沙地回应着。

  有时干脆放下公事包,驻足引颈,分享他们的快乐。这样做并不难,只要靠想象,只要靠移情。望梅止渴或画饼充饥的境界,大概也不过如此。

  可惜精力不足。正在取笑那个装束得似模似样的大个子朝来球一击,却扑了一个空时,球儿却像击中自己的脑门,顿时回到现实来,想起明天一早就要交货,只好索然上路。

  人是走了,却带不走暖暖的灯光,只带走一身阴阴月色。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