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佛國之旅《二》

緬甸鳥烏市集

過客

開完會後,按照慣例,筆會代表得到東道主安排,繼續參觀緬甸古都蒲甘和第二大城市曼德勒。蒲甘在仰光北約500公里,我們大清早乘坐小型ATR-72客機一個多小時就到達蒲甘的鳥烏機場。

鄉間市集

從機場開10分鐘車就到達著名的鳥烏(Nyaung U)早市。早市接待許多外國觀光客,但仍然維持鄉間市集的淳樸風貌,成了我們了解“另一個真實的緬甸”的窗口。

 

仰光沒有機動車,但離開仰光,機車就滿街跑,成為普通緬甸人代步工具;但我見到的大是舊機車,反映緬甸人生活水平還不高。鳥烏市集入口處有很多待客的“摩的”,還有由小型貨車改裝的客車(上圖)。

我和一位年輕的摩的司機交談,他英語好,並且非常健談。據他說,緬甸英語非常普及,人人會說,對於求職沒有凸顯優勢,只好回家開摩的。緬甸雖然經受半世紀多的英殖,但獨立已67年,要不是緬甸歷屆政府堅持英語教育,人們早把英語忘個一乾二淨。緬甸雖然是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世界排名156),但教育早已實行十年一貫制義務教育,識字率達96%,是舉世公認的亮點。被千夫所指的緬甸軍事獨裁統治,並不剝奪人民接受教育和謀生的權利。反思我國75年以後,假如能繼續雙外語加每週一節漢文,諳熟外語的一代業人足可成長,馳騁國際商場。

塵土飛揚的市集

 

鳥烏市集簡陋的鋪面,完全泥路,因而“大風起兮塵飛揚”。我下車時覺得視線模糊,還以為大霧封山。嘈雜和混亂,和我國的鄉間市集差不了多少。譜寫這首龐雜的交響曲還有為數不少的乞丐,但跟我國的愛耍無賴專業乞丐不同,她們都是面目黝黑的農婦,拖上幾個差不多一樣大的小孩,加上一條搜骨伶仃的小狗。他們指著自己的嘴巴,示意要吃的;給他們幾塊飯店吃剩的糕點,他們就會綻放天真的笑容,而不必施捨零錢(上圖:馬來西亞詩人吳岸在慰問貧困的小孩,王濤攝)。

市集販賣魚、肉、蔬菜、水果、乾貨、小吃以及各色手工藝品,沒什麼特色,只有民間布袋戲的小玩偶引起詩人們的好奇。

我根據網絡訊息:下機後就兌換緬元(Kyat),以免受詐。我在機場兌換的比價是1 USD#1.035 K。到緬甸後才發現,換錢十分方便,都是一個價錢,童叟無欺。民間市集雖然通用緬元,但美元、人民幣都照收不誤。在緬甸買東西時要還價的,但都八九不離十,不會像我國檳城街市那樣對外國遊客漫天開價。

“檀娜卡”——緬甸人的天然護膚膏

在鳥烏市集,我見到不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往臉上塗抹黃澄澄的藥膏,乍看好像京劇中的丑角。原來這是一種天然護膚膏,緬語叫做“檀娜卡”(TH-N-KHA),意思是“涼粉”。緬甸終年烈日如炙,檀娜卡粉有怡人香味,既能防紫外線,又能美容,兼治狐臭、黑斑,又能防蚊蟲咬叮,真是一舉多得。

檀娜卡產自緬甸森林的黃香楝,屬苦楝科,到處可見。砍下黃香楝直徑5——8釐米粗的樹幹,鋸成小段,在特製的石磨上加水磨成黃色粘稠液體,就可使用。緬甸差不多家家都置有小石磨,如果丈夫勤於磨研黃香楝,會哄得妻子歡心。小孩子上學時塗的黃香楝也花樣翻新:畫個小白兔或一片樹葉。市集上賣的黃香楝每段只有一美元,真是價廉物美。小夥子向心上人示愛時常說:“明天我將為你塗上黃香楝”。對於這個盛行佛教的國度,這樣說已經是非常露骨了。

我學緬甸人往妻子臉上涂黃香楝,表示親愛,結果把她變成“黃臉婆”

 

告別鳥烏市集,我和珠圓玉潤的導遊郭小姐拍照留念: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