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越南紡織業的一線曙光

(蘇州“聖竹杯”徵文優秀獎)

過客

去年,在逛百貨商場時,我受到好奇心的驅使,買了一條標著“竹纖”的面巾。這條面巾可不便宜:34X34釐米一條賣價23萬越盾(相當64.4元人民幣),比同類的棉紗產品貴了30倍!這錢可不白花,竹纖面巾吸水性能特別好,卻很快風乾;洗臉時感覺非常柔和,仿佛散發一股莫名的香味。我使用普通綿面巾個把月就因為一種嗜纖維素細菌滋生,使面巾變得粘糊糊的,無法克服,只有拋棄。使用竹纖面巾就可以避免這個麻煩,竹原纖維與生俱來就含有竹醌,跟纖維素分子緊密結合,是一種天然殺菌劑,具有73%的抑菌能力。

不少出大汗的人常為汗臭所苦。汗液本來是無嗅的,經過一天勞累,經細菌的發酵作用,才發出惡臭。除了竹醌,竹纖還含有葉綠素銅鈉(sodium copper chlorophyllin),能去掉氨臭味的70——72%我設想,假如穿上竹纖汗衫,就可以避免既煩人又說不出的苦惱。竹子也是提取竹醌和葉綠素銅鈉的原料。竹纖衣物良好的抗汗性能還在於它的透氣性和吸濕性,就像個隨身攜帶的微型空調,加上抗紫外線能力,對我們這個終年炎熱的國度,實在太理想了。

竹纖產品就這樣靜悄悄走進我們的生活。在市面走一圈,我驚奇地發現,竹纖產品不僅有面巾,還有浴巾、床上用品、針織品、襪子、內衣褲,以及各種布料,稱為“竹布”。名牌“歐文”(Owen)推出的竹原時裝也廣受歡迎。竹原纖維產品在越南方興未艾,我是門外漢,無法分辨魚目混珠的產品和混紡布料。

蘇軾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竹子也是越南的“國樹”,越南人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竹子,越式長衫加上一頂竹制的斗笠,成了越南婦女婀娜形象的表徵。越南是紡織業大國,但70%原料和配件要靠進口;去年,光是從中國,就要進口55億美元。如何擺脫這個窘境?越南石化工業還不發達,因氣候不適合,棉花種植也不多,生產人造纖維要耗費大量的林業資源,漫山遍野的竹林成了首選。

亞洲約有四千萬公頃竹林,是世界上竹林覆蓋最多的地方。竹子是世界上生長最快的陸生植物,在越南溫濕的氣候下,每天可以增長3英尺。棉花種植消耗全球25%殺蟲劑,收穫1公斤棉花要耗費2萬公升水,而竹子根本不需要殺蟲劑,也絕少要灌溉。一公頃竹子每年可以吸收62噸二氧化碳,而棉花只能吸收15噸。竹子還能多排放35%氧氣,能減少溫室效應。竹子不與糧食爭地,爭食竹葉的,恐怕只有……大熊貓!

竹原纖維在提取過程中沒有使用任何化學藥品,產品可以回復使用;即使廢料,在生態迴圈中也能輕易降解,不會造成任何污染。因此越南人把竹布譽為“綠色布料”,那是非常有道理的。

隨著同奈省隆城合成纖維廠(台資)的投產,今年頭八個月,越南國產化纖不僅滿足國內需求,還出口47萬噸紗線,出口金額16億美元,其中44%出口到中國。以此同時,竹纖要全部靠進口。據說竹纖的生產成本只有棉紗的一半,但越南從法國進口的的竹纖原料卻非常昂貴,導致產品天價,一般消費者難以接受。

形勢不等人,越南紡織研究院在2010年就訂出一套完整方案,名為“竹原纖維的研究與開發計畫書”。計畫分四步走:提取、紡紗、織布、完工;預定2013年試產,可惜由於資金匱乏等種種原因,至今還是紙上談兵。

上述“計畫書”承認:“中國是研究竹原纖維並應用到紡織業的先鋒”,引用的全部資料都注明源自“聖竹(或利飛)家用紡織品有限公司”。但不懂為什麼他們卻捨近求遠,跑到法國去尋求昂貴的原料。

中國的崛起,將有力地帶動周邊國家。越南紡織業跟“聖竹”搭上關係之時,就是越南紡織業改觀之日。

借這次徵文的機會,我撰寫一副對聯,表達對“聖竹”和中越兩國關係的良好祝願:

人能點鐵成金,搖錢樹振興北土;

子乃藍田種玉,貝葉經沐惠南邦。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