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大金塔下詩韻蕩漾

 

過客 圖/文


第八屆東南亞詩人筆會在緬甸召開,渴望已久,我終於有機會揭開這個神秘國度的面紗。

緬甸改革開放後,我國曾開闢河內和胡志明市到仰光的航線。雖經越航大力促銷,但無法挽回乘客稀少的局面,因此不久就不得不停飛。3月7日,我們啟程到仰光,要在泰國轉機,停留五個小時。頓芒機場是曼谷舊機場,沒有Wi Fi,難以打發沉悶的時光。

在泰國機場已見不到泰王巨幅畫像——我想,泰國政局已回復平靜,不用再向國王搬兵。見到泰國空姐雙手合十,低眉淺笑,令我仿佛見到已被趕下台的女總理拉倩影還在迴蕩。

從曼谷到仰光跟從胡志明市到曼谷的路程差不多,約飛一個半小時。來到緬甸,首先要把時鐘撥慢半小時。世界各國的時差大都以一小時為單位,像緬甸那樣有個零頭並不多見。原因在於緬甸位於第六時區跟第七時區之間,自己規定屬第6.5時區,時差半小時更能準確反映日出日落。不多見不等於沒有,如果我們到了尼泊爾,要把時鐘撥慢一小時15分。

從仰光國際機場到我們下榻的仰光酒店只有15分鐘車程,沒有堵車。仰光行車靠右,但駕駛台或左或右,無統一規範。緬甸以前是英殖民地,行車靠左,改革開放後,改為靠右以符合通例;但沒有取締右駕駛台,而是以新進口的左駕駛台逐步取代。 

當晚,緬華文學會舉行了招待晚宴,每個團自我介紹成員。越南團五人,但只有林曉東、鐘靈、我是筆會成員;我已步履蹣跚,要有內子陪同,因此團中多了一個非詩人成員。次日是三八婦女節,緬甸朋友已準備好鮮花,獻給赴會的女詩人,給大家帶來意外的驚喜。

次日,我在晨曦中從酒店窗口瞰視仰光街道,只見全部是汽車(下圖),秩序井然,偶然有幾輛腳踏車,絕對沒有機車,陳舊的公共汽車可不少,擠得像沙甸魚。詢問緬甸朋友,我才知道仰光禁止機車流通。那麼上班族坐什麼?得到的解釋是開私家車或搭公車。我半信半疑,難道緬甸已向歐美看齊?不過首都已遷往內比都,大大紓解了仰光交通的壓力。


到會場時,一位穿緬甸民族服裝、艷光四射的女郎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十分大方地跟我攝影留念(下圖)。


大會開幕後,緬甸《五邊形》詩社社長、第八屆東南亞華文詩人大會籌委會主席張祖升(方角)作了工作報告,指出才成立三年的《五邊形》詩社經常務理事林曉東的倡議,勇敢地接受挑戰,得到華商的資助,“第八屆東南亞華文詩人大會”才能如期在緬甸舉行。

常務理事主任孫德安代表筆會主持開幕與致詞,他感謝來自世界各地的華文詩人們在百忙中撥冗,熱誠參與,並且提出了精緻深入的論文。同時感謝《五邊形》詩社精細周到地籌備,使得本屆大會得以成功舉行。常務理事吳岸介紹了東南亞華文詩人筆會的發展過程,他重申“東南亞是詩的沃土”觀點,呼籲詩人以地方生活為題材進行創作。

接著,各國詩人、學者紛紛登台宣讀報告、詩評和論文,從不同層面論述東南亞詩歌發展趨勢和展望。我驚奇地發現,《五邊形》這朵遲開的花,卻如此徇麗多彩:為什麼/黃昏這麼輕/為什麼/黃昏這麼涼/為什麼/黃昏這麼長/謹以我青春的臉/交換飛紅斷裂黑白(轉角:《黃昏》)。

從大會書展中翻閱幾本發黃的書,才知道我中學時愛讀的小說集《南行記》,其作者艾蕪在緬甸漂泊時寫成,是他的處女作也是成名作。可知緬甸這塊沃土不僅曾經盛產大米,還孕育過無數瑰麗的文章。我中學的語文老師陳怡祥也是緬甸華僑。

大會有兩篇詩評:青島大學曹安娜教授的“生活中磨練出來的力——讀晨露的詩”和熊國華教授“獨到的視角和意象——讀林曉東《那雙眼睛》”。原來我身邊不善言辭,常掛幾分羞怯笑容的小夥子,已有不菲的詩歌造詣。

晚上舉行詩歌朗誦晚會,擔任司儀的舒圓小姐正是我早上見到的“緬甸佳麗”。 她準確的華語、從容的儀態,使晚會生色不少。

跟前幾屆不同,今屆晚會除了詩歌朗誦,還加插華語學校學生精彩的文藝表演。有兩位五歲的小朋友登台背誦華語詩,贏得熱烈掌聲。《五邊形》詩社還藉此機會向優秀學生頒獎。他們不僅以詩會友,還培養幼苗,使華語文壇後繼有人,十分值得學習。

按照慣例,第三天舉辦了仰光一日遊。給我印象深刻的是主張非暴力民權運動領袖昂山素姬女士故居。她曾三次被囚禁,單是在這個寓所就被軟禁了15年,2010年緬甸解禁后獲釋。現在雖然已經人去樓空,但高高的圍墻,墻上加插鐵絲網,如果加幾個崗哨,將是個不折不扣的監獄。大門高懸緬文橫幅,沒有人解說,我不知所云;橫幅之上是昂山素姬之父、被緬甸人民奉為國父的昂山將軍畫像;大鐵門有個敞開的小洞,往裡面窺視,空無一物。

2009年5月,美國記者耶托發現素姬湖畔的寓所雖然門禁森嚴,但後門聯接一個小港汊,確疏於防範。於是他四顧無人,脫下外衣,撲通一聲跳下,游到對岸,見了素姬。逗留了三天后,耶托乘夜色按原路游出時被門警發現,解押出境,素姬則被延長軟禁18個月。耶托回國後寫了本暢銷書《我見到了昂山素姬》,他的冒險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我仔細觀察這個湖,湖雖小,但素姬住宅隱蔽在小港汊里,如果水性不佳,絕對游不過。“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這座再普通不過的住宅和池塘般的小湖成了遊客瞻仰的勝地,可見昂山素姬民望之高。

素姬的隔壁是大毒梟坤沙被軟禁之處,緬甸政府把他安置在這裡,以方便一併看管。問起緬甸朋友,他們好像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大金塔是仰光的地標,也是緬甸人的驕傲。組委會刻意安排我們晚上參觀,因為只有在燈光照耀下,大金塔才會閃耀炫目的光輝。緬甸人認為腳最為不潔(?),人們進入佛塔時必須赤腳而行,就連國家元首也不例外,否則就被視為對佛的大不敬。我們乘電梯登上大理石鋪設的平台,無數緬甸人列隊膜拜誦經,有的還用僅有的積蓄購買幾片金箔貼上塔身而不留下姓名。

大金塔的形狀像一個倒置的巨鐘,用磚砌成,塔身高 112 米,塔基為 115平方米。塔身貼有 1000 多張純金箔,所用黃金有 7 噸多重,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寶塔。塔簷掛著1.5 萬多個金、銀鈴鐺,風吹鈴響,清脆悅耳,聲傳四方。塔頂全部用黃金鑄成,整座金塔寶光閃爍,雍榮華貴,雄偉壯觀。塔的四周有 64 座形狀各異的小塔環繞。


第八屆東南亞詩人筆會已完滿畫上句號。謹向付出艱辛勞動的張祖升,王崇喜與明惠雲等緬甸朋友致以誠摯的謝意。







(0)
留言:
» 过客记录得巨细无遗,好文章! 钟灵留言两篇。 - 20/03/2015 11:15 p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