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 秋笛

 

        前一段日子,聽說老同學小張要從國外回來,她一直希望能見到他;記得最後一次見到他已經是十餘年前的事了。

        那是一場宴會,她和兒子去赴宴。坐在餐桌上等客人坐齊的時候,她看到他,就坐在旁邊的一張桌子,他轉過頭來看到她,給了她一個她久久未見卻又熟悉的微笑。

                那天早上,她本來有個約會,她把約會取消了,呆在家裡,因為她知道小張當天要從國外回來。這消息不僅是他的弟弟轉告她;他自己也在電郵上告訴她,而她也相信他一定會打電給她。因此她整天早上就在客廳上等著。果然,他一下飛機就在機場的公用電話打了電話給她。

       「我到了,」他說。

       「我知道,不然你如何打電話給我。」

       「呵呵。我要去領行李了。到時候,我會找個機會和你見面。」他說。

       「好的。」她說。但心底處,她想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只呆留幾天,他自家的親人多,再加上他太太那邊的親人,哪來時間找老同學?

        且,在他抵臨的前一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她夢見他帶著家人走在一個長廊上,長廊盡頭掛著他母親的照片。他出國那麼多年,回來第一件要做的事,當然是要給 雙親獻花;散居西東的弟妹,這次身為大哥的他,從遙遠的地方回來幾天,一定也會來團聚,他這次回來,呆不上一個星期,又要和自家人團聚,又要和太太的家人 團聚,哪有時間和老同學相聚?所以,她都不敢把他回來的消息告訴當年的「死黨」。

        第二天,他在電話中告訴她:「我星期天會到你家去找你。」

       「好的。」

       但是,就在他說好要去見她的前一個晚上,她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自己在鬧市的一座天主教堂外面等他,這是他們約好的地方,因為當天中午,他和太太就在附近一位親人家用餐。她等了一段時間,有一個穿著「描龍大家樂」的菲律賓男子走到她身旁告訴她:

        「小姐,跟你約會的朋友要我轉告你,他沒辦法來。」說完,還沒等她說謝謝,就掉頭走了。

        她噙著淚水,站在路旁等著能送她回家的「集尼」。

        星期天下午,她沒出去,雖然她相信自己的夢;但是她還是抱著一點點的希望……

 

        結果,他弟弟打給她的一通電話把希望給毀了……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