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緬懷康乃馨之二 / 秋笛

 

         拙作《緬懷康乃馨》見報後,過了幾天,我接到小駱的電話。

        「敏,」我一接聽電話,他一下子就認出我的聲音。「我看到你的文章了,心中有無限的感觸。幾十年前的事,你還記得那麼清楚。告訴你,我也不曾忘懷。當年我們七個 人,未曾向父母親請示,就隨H牧師到Sagada去。我知道你比我們好

,因為你曾寫了一封信,還把枕頭交給你的鄰居,小蔡,帶回給你的家人。我回來後,父母親只告訴我,以後打個長途電話回來,免得我們擔心。

        「記得那天,參加夏令營的同學上了大巴回馬尼拉時,我們就隨H牧師到『巴士』站去乘公共車,大巴在蜿蜒的山路上跋涉了六個多鐘頭才到達Sagada,在公路旁下車時,我們彼此相望,然後哈哈大笑,我們的頭髮被路上的灰塵蒙得灰灰白白的。牧師的家在山上,我們要爬幾十級的石階才能卸下行李。你在公路旁撿了一根枯枝,遞給小高,要他當柺杖爬上幾十級的石階。小高笑著接了枯枝,躬著身子,一級一級地拾級而上。

        「到達牧師家,師母把你們女生安排在樓上的房間,讓我們男生住樓下的房間。我們洗完澡,師母為我們預備了簡單的午餐。我至今還念念不忘師母弄的桔子冰淇淋。我知道你們女生向師母要了recipe,說回馬尼拉後要弄給我們吃。

        「有一天,牧師要到Bontoc去講道,問我們要不要隨他去。我們都很高興地要跟他一道去;但是從牧師家出來,妳和小張走在最後面,因為小張的腳前一天到溪邊游泳時受了傷,走得很辛苦,妳一直在左右扶著他。後來,小張為了怕耽誤時間,就放棄同行;妳呢?竟然留下來陪著他。呵,妳這個朋友不錯啊!

        「回到馬尼拉後,我記得只有妳試著去弄冰淇淋。那天,妳還打電話請我們下午到妳家去嚐嚐妳弄的冰淇淋。那天下午,我們都去了。妳打開冰箱把妳弄的冰淇淋拿出來,當妳把冰淇淋放在桌子上時,我們都笑了。妳的冰淇淋是水果汁。妳父親看見了說:『沒事,沒有冰淇淋,我炒了米粉,沒有冰的吃,就吃熱的吧。』這件事就成了我們之間的一段笑話。

       「如今,我們都難得相聚了。七個人中,有兩個比我們早一步見天父,三個移民國外。妳呢,被雙親留下出不了國,小高被雙親留下幫忙照料生意。康乃馨如何團聚?」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