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緬懷康乃馨 / 秋笛

 

        那天,我一個人在家,女傭聖誕節回去假,竟然一去不回,兒子和女兒上班之後,家裡就留下我和三個孫子。午飯過後,門鈴響了,我去開門。一打開門,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束鮮花; 我接過鮮花再仔細一看,是一束康乃馨;上面有一個信封。回屋裡把鮮花插進花瓶後,才拿起信封來看,很熟悉的筆跡;但一時想不起是誰的筆跡。

 敏, 

  好久沒聯繫,妳還好吧?

       我昨晚剛回來,在機場上看到了這束花,我知道你一直很想念這種花,因為對妳來說,它有一段難忘的往事。

       我一早起來就向幾位朋友打聽妳的地址。我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天母校好像有什麼活動,我去了。見到妳忙裡忙外,石階上上下下的,我不敢上前打擾妳,但當妳轉頭看到我時,臉上展現了我熟悉的笑容。

       現在送上一束鮮花,妳應該還記得這種花吧?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XXXXXXX,請傳個信息給我。                  

                                                  小駱     草上  

        小駱,幾十年沒聯繫的小駱。突然送來一束鮮花,一束康乃馨,一束勾起了一段幾十年前往事的康乃馨。

        那時候,我們還未進大學之門,暑假我們經常成群去旅遊,我們參加了在碧瑤舉行的夏令營之後, 當參加夏令營的同學都上了大巴要回馬尼拉時,我們七個人卻隨大會的講員H牧師乘了六小時的車到Sagada 我們在那裡認識了一位當地的山地姑娘。

       那天早晨,我們從位於山上牧師家旁邊的石階,往山下慢跑著要去赴晨禱會,快到教堂的時候,我們遇到了一位山地姑娘,她手裡拿了一束鮮花,我們這幾個從大城市來的年輕人,在岷市從未見過那種花,於是我們停在山路旁看著她,看到我們在看她手上的花,她笑著以英語問我們:「喜歡我手上的花嗎?我剛從山上採來的。」

        「這是什麼花?」我們問。

        「康乃馨。這種花很耐寒的。」她笑著對我們說。「哦,對了,我叫濱妮。你們就是昨天隨H牧師回來的客人吧?」

        於是我們一個個自我介紹。

        「太多了。我記不起來。這樣吧,我就叫你們康乃馨。」

        「康乃馨?」

        「康乃馨,很耐寒的。希望我們的友誼能像康乃馨那樣耐寒。」 

        康乃馨,也叫香石竹。我曾經在碧瑤的花農買了一盆帶回來,但是由於氣候的關係,不到一個月就與我告別了。

        康乃馨有好多種顏色,我最喜歡淡橘色。小駱送來的正是我最愛的顏色。                             

 

                                                                2015-01-15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