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遲到

/ 心受



星期天,早上十點多鐘,在某個教堂裡。大家都靜悄悄地坐著,聽著牧師在台上講著話,說著教,沒有人敢私底下大聲交談,也沒有人走來走去,有的,真有話想說的話,也是把嘴巴靠在身旁的人的耳朵上輕輕地說一兩句悄悄話。手機也都調成靜音了,沒有人願意在“做禮拜”的時候,電話突然嚮起而成了眾人的焦點。有些人是被強來教堂的,有的是來做做人情的,因教會的兄弟姐妹們常到家裡拜訪,不好意思不來禮尚往來一下。但盡管如此,他們也不便吵鬧,也靜靜地坐著,或打瞌睡,或看看手機,或帶了折紙,在邊折著小星星邊聽著牧師的講話,也或者,只是人坐著,卻什麼也沒聽進去。但重要的是大家都乖乖地坐著。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一個嚮亮的聲音,把眾人的目光從神父的身上轉移到了聲音發出的方向,只見一個女孩子,大概也已過了二十五的芳齡了,身材有點微胖,但打扮得還算可以,皮膚白皙白皙的,看得出是細心打扮過了,最要命的是腳上那雙高跟鞋,應該有兩寸吧!或者不止。但眾人的目光被引過去的原因並非是那雙鞋的外表,也非這女孩的長像,而是那高跟鞋發出的聲音,吧嗒吧嗒的聲音實在是太嚮亮了,讓人不得不隨著聲音發出的地方望去。

 

真該死!女孩暗罵道。為什麼大家都要這樣看著我?我又沒三頭六臂。今天真不該穿這雙鞋,要是穿雙不會發出聲音的平底鞋,可能,也不會如此的引人耳目吧!或者真不該遲到,今天的這身打扮可花去了我不少時間,還有這個眉毛一直畫不好,不然,我也不至於會遲到這麼久。也或者,我該聽哥哥的話,就坐在靠近門口的那最後一排,就不至於會如此騎虎難下了,可是,話又說回來,我今天花那麼多時間打扮,目的不也就是為了給人看嗎?平時在學校教書,穿的都是那一兩套制服,看的那只有那幾個同事與學生,而且,還都是女的居多,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教會的聚會,人群多了些,或許打扮得漂亮點,能給誰看上了,幫我介紹介紹個男朋友,也不至真的像大家所說的,教書的女孩子都會變成老處女。

 

女孩邊想著邊硬著頭皮走到了前幾排中去坐著,大家又恢復了女孩到來前的狀態,只是,大家的心裡又多了一些想法,有人想這女孩是怎麼了?難道不覺得這樣很沒禮貌嗎?有人想,這女孩的個性肯定有問題,不然,正常人是不會這樣做的。有的想,真愛出風頭,遲到還好意思去前面。有人想,本來還想幫她作媒呢!看來,還是算了。

 

散會了,大家各自道別,各自回家,相信今天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牧師的講話,而是這個女孩的插曲。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