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意外的惊喜

 

――读林锦的微型小说《雨》 希尼尔

 

  林锦发表于1989914日《文艺城》版上的小小说创作《雨》――在一场司空见惯与简单的意外事件的架构上,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关于作品的结局手法,与香港钟玲早年的小小说创作《车难》有异曲同工之妙。关于作品的环境安排,使人联想起台湾陈启佑的经典之作《永远的

蝴蝶》。

  雨,是作品中一个灾难与懊恼的象征――先是在雨天,乘摩托车有“狼狈不堪”的后果,改乘巴士后,开始“尝到交通阻塞之苦”,况且,“雨水

从关上的车窗的隙缝溢进来,溅在淡灰的裙子上”,而“这种鬼天气不迟到也迟到,真倒霉”。雨,也是死亡的象征――雨中发生了车祸,“令人怵目

惊心的是,在摩托车旁边,躺着一个人“;……“有一种不祥之兆,仔细看摩托车的车牌,那号码使她昏眩”;“随着一声划破阴冷天际的哀嚎,她整

个人栽在他身上”。雨,也是一种生机的象征――“湿透的报纸,被她用力一拥;破烂不堪,露出一张老人家的脸。她一时惊吓得颤抖不已,接着又感

到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年轻人从人群中出现,一跛一跛地走上前……”。整篇作品从下雨落笔,然后在雨中结束,给人一种前后呼应,严谨与完整

的感觉。

  作品中同时叙述三、四种不同类型的交通工具,作为带动与贯穿整个故事的“叙述工具”,如女主角的丈夫从“使用公司的车子”到以“摩托车

代步”的处境;女主角拒绝“坐在摩托车上抛头露面”后,而“坚持搭巴士上班”的心境,作者从中刻划了一个特定工商社会的经济面貌、上班族的虚

荣心理与现代职业夫妇相处的矛盾关系。此外,另一个场景,由“两辆汽车碰撞在一起,一辆摩托车,一辆脚踏车”布置了车祸的现场情况,这种安排,让读者更快捷地“飞奔到肇祸地点”,并作出主观的逻辑推测与定论加强读者对整个事件发展的"参与感"

 

  然后,“一个年轻人从人群中出现了”,故事中的男主角并没有意外死亡――给人一种惊愕,然后“悬崖勒马式”的收场,叫人回思。

  这种"化险为夷"的结局,与钟玲的《车难》中安排两个在火车出轨中忘我救人的男女生死相逢一线隔的“喜剧式”的收场相比较,《车难》所表现的是一种“大我精神”的惊喜,而《雨》所传达的,则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至少,《雨》中的车祸的确出现了“悲剧”,而女主角仍能够“喜中悲来”,主要是死者并不是女主角的至亲罢了。而与陈启佑的《永远的蝴蝶》那种“其实雨下得并不大,却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的那种凄美与冷静的内心世界的忏悔来相对比,林锦的《雨》,并没有"更大的雨滴……溅到我的生命里"的刻骨铭心的“缺憾美”。

  《雨》从故事的缘起,埋下伏线与展开情节的前半段,有“过细腻”的描述,或多或少削弱了整篇文章在节奏上的紧凑性。不过,一般小说的结尾

往往是决定作品的成败,那么,无可否认的,林锦的《雨》有含蓄的收尾,并且成功地刺激了读者的思维,在"惊愕"之余,让读者与故事中的主角一同“悲喜”,这也是近期一系列发表在《文艺城》版上,故事结尾的感染力较令人侧目的小小说创作之一。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