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愛侶幸福的時刻終於到來過客

 

我認識青年記者林東已經多年。他和我幼女年齡差不多,雖然他謙虛地叫我一聲老師,其實我們是忘年之交。我枉長一把年紀,但寫作是半路出家,雖然僥倖得過一些獎項,論資歷還很淺。

東給我的印象是正直、勤奮、任勞任怨。正是這個小夥子,在我失落時,協助我走出低谷。三年前,我不得已離開某詩社,自有我的苦衷。他沒有幸災樂禍,也不因為我步他的後塵而沾沾自喜,而是在初春一次詩友聚會中,極力勸我重返大王旗下。我雖然不是什麼好馬,但也不會吃回頭草。“人有悲歡離合”,一場遊戲嘛,說散就散,何足道哉。

2011年秋,借參加東南亞詩人筆會之機,我們得以飽覽齊魯大地的迷人風光。我獲分配和東同住一個房間。東是筆會常委三巨頭之一,忙於串連協調,偶爾閒暇,就打開手機,呆呆地對著女友玉雲倩影,以慰愁思,我深深為他癡情而感動。我拼盡殘力登上泰山玉皇頂,下山時血糖下降,兩腳抽筋,是他,一步一步攙扶我走完幾百米艱難的回程。

2013年春,在參加在曼谷舉辦的第七屆筆會詩友行列中,多了一個清新可愛的女孩,她就是玉雲。她冰雪聰明,還能詩善文,和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金童玉女。

甫接到他倆成婚的喜訊,我心頭久久不能平靜。不僅像天下人那樣,“有情人終成眷屬”,我還慶幸他倆13年堅貞相守,終於迎接即將到來的幸福的瞬間。13年啊!染白了我的滿頭青絲,他們是怎麼熬來的?中間又經過多少不為人知的驚濤駭浪?什麼樣的祝詞我都嫌太俗氣。

人們常以鴛鴦比喻愛情,但我已考證,鴛鴦是最為見異思遷的鳥類(見“漫遊丹頂鶴之鄉”)。長相廝守的,只有丹頂鶴。春節過後,在緬甸的萬里長空,我們又會見到一雙丹頂鶴比翼翱翔。

 

 

(0)
留言:
» 過客老師,謝謝您對我的贊賞和給我和雲的祝福。能結識您和多次一起出席詩會感到很高興。因為跟您相處覺得很舒坦,沒有拘束感,確實有忘年之交的感覺。願我們的友誼長存。曉東 - 17/01/2015 12:20 p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