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仙浴”趣聞過客

 

 

最近我有機會遊歷富國島,“今日知識”雜誌主編韓晉光先生託我了解迷霧籠罩的“仙浴”之謎。去了以後,我大失所望,所謂“仙浴”和它標榜的“生態女”,不過是色情架步,跟有文化底蘊的仙浴風牛馬不相及。

西北風情

傣族姑娘一美貌出名,但她們的大膽和傣族對性的開放卻鮮為人知。

1965年,我畢業大學後接到通知,獲分配到西北傣族人聚居的山蘿省馬江縣中學任教。剛出校門,不知天高地厚,我毫無懸念地上路。人生難得有第二次機會如此近距離接觸傣族淳樸的文化,實目所視他們如夢如幻的“仙浴”。

越南傣族第十七世紀為逃避中國清初“三藩之亂”,從雲南移民過來。得知我是華人,能看懂族人用中文書寫的族譜,村裡長老都尊稱我“叔叔”。我輪流到各家作客,頗不寂寞;遇到唯一困難是傣人越語差,我一邊教生物,一邊要給學生補習越語。

我就這樣每天迎接晨曦,送走夕陽,一個星期才有郵差送信,過的是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每天太陽下山,一群天真的少女荷鋤歸來,聚集溪邊,放下勞動工具,旁若無人地脫掉衣裳,跳到溪里噼里啪啦地洗澡。她們笑語喧嘩,如一串銀鈴,根本不理會有人偷窺。我開始還面紅耳赤,慢慢也覺得和日出日落一樣平常。

遊客要是有幸看到“人間仙境”,千萬別害臊,要全神貫注地看,還要嘖嘖稱讚她們“漂亮”。不這樣做,那才是失禮。如果遊客興起,盡可脫光,盡情和“仙女”們回歸自然,但不能有非禮舉動,否則會被“驅逐出境”。

傣族人不僅把溪流看作滌洗塵埃的地方,還是體現五穀豐登、繁衍不息、展示人體美的聖壇。傣族婦女從小就要接受“浴教”,就像一門藝術;使“仙浴”成了我國西北最具特色的民俗。

我沉醉于木州高原的茶園和蒲葵,但我在河內的親人卻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生怕我被傣族姑娘“蠱惑”,千方百計把我“搬回”河內,結束了我短暫的西北夢。

  

河內人也愛好“仙浴”

河內人對裸浴諱莫如深,但誰也想不到,裸浴曾在北部平原盛極一時。最近在河內舉行的畫展重現了這個畫面。

 現代浴室普及,使河內的裸浴幾乎銷聲匿跡,但今年夏季酷熱難當,一個擁有好幾百名成員的“天體俱樂部”逃過河內人的視線,自發地悄悄形成。

龍邊橋是河內百年名橋,在橋底下有座沙灘,離河內中心還剣湖只有2公里,卻被一片甘蔗地所遮蔽。“仙翁”們看好這塊風水寶地,他們恣意地在褐紅的淤沙中載沉載浮,好像河內的喧鬧跟他們無關。“俱樂部”從早到晚熙熙攘攘,老少無拘,只是沒有“仙姑”。

保守的河內人把他們看作怪癖、另類;其實,他們都是十分正常的男人。這些皮膚黝黑的男人一絲不掛地做集體操,然後各自打坐、練瑜伽、或沿河小跑,熱身後才下水。

一位“仙翁”對我說,人體就是個小宇宙,當和大宇宙渾然一體時,可以延年祛病。當我問及有沒有好“龍陽君之癖”(同性戀)者渾水摸魚時,他回答:“有的,但他們自己形成小集團,跟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裸浴已成了他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年河內冬天來得早,12月份氣溫就已降到12攝氏度,但仍阻止不了部分仙翁“撲通一聲跳下水”。一位親歷者打電話告訴我,水的比熱最大,只要事先稍加適應,浸在水裡比穿皮襖還要暖和;離開水面一刻最容易患感冒,因此在河岸要事先生起一堆火,上岸后要馬上烘火取暖。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