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踏落葉 /秋笛

        

       好幾個月沒女傭,我們也沒急著找,反正家裏四個成年人,加上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大家分工合作,家還是不會髒亂得太離譜。

        搬到計順市來已經將近四十年了。剛搬進來,後面空地什麼都沒有。公公喜歡種花,空地就讓公公全權管理。星期天,我們就陪公公去買花;買了回來,公公會站在園中指揮工人,要把花種在什麼地方。

        幾十年來,小樹都成大樹,靠近圍牆的樹,枝丫都伸到鄰居的庭院,起初,後鄰的那位女醫生,看到我家後園有人,就會站在她家的窗口大聲告訴我們:「你家的樹,枝丫都伸到我們這邊來了。」

        於是,我們就得叫工人來修剪,應該是砍才對。後來, 女醫生再提醒我的時候,我說:「這樣吧,伸到您那邊的,您就叫人砍了吧。」

        幾年過去了,後鄰倒是修剪了幾次,最近,都沒人來修剪了。有時候也聽不到談話的聲音。三年前,後鄰的男主人回天家了。後鄰就只有母子倆,我們很少再聽到他們的聲音了。

        有女傭的時候,後花園每天都有人打掃,小小的後花園,種了五、六棵大樹,陽光照不到土地,地上的綠草長不出來,但卻是落葉滿地。以前,孩子小,沒女傭的時候,我要他們黃昏時刻到後花園撿落葉,撿得多的賞得多,撿得少的賞得少。於是,三個孩子都會跑到後園去檢落葉。現在,孩子大了,成家的成家,工作的工作,誰有那麼多時間來打掃花園。澆花的事也只有我這個退休閒著的人來做了。

        我這個響往秋天的人,傍晚時分,喜歡坐在後花園,吹吹風,看看跳躍在枝丫間,吱吱喳喳的小鳥。再煩惱的事也會暫時擱在一旁。有時候,到那滿是落葉的土地走走,聽聽落葉被踩碎的聲響,說慘忍,不會吧。有的人會把落葉堆起來,劃根火柴,把落葉慢慢燒掉;我覺得那會比較殘忍,而且不適合環保。

        總是這樣傻想,要是我有那種異能,能聽得懂落葉的聲響,或是讀得懂落葉的條紋,我應該會有很多故事可寫;而且文章的內容也會很特別,不是嗎?.

                                                                     2014-11-25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