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戒煙記/過客

 

參加氣如虹文友大公子婚禮,我雖然七點準時到場,但還是最早的來客之一。接踵而至是嵐月風文友,我倆就坐在一起。久等無聊,嵐君似乎要“開溜”,我尾隨其後。原來嵐君也是“煙民”,但一直到大門口他才敢抽,我也討一根湊熱鬧,抽了兩口,覺得索然無味,也就撚熄了。嵐君雖然煙癮大,但有他的原則:公共場所、不設煙灰缸、鋪地毯的地方絕不抽煙。這座嶄新的餐廳里外都鋪了地毯,唯一的選擇是到大門口才能“吞雲吐霧”。可見,雖然煙民不能躋身“四民”,但“盜亦有道”(?)。

說起來,我曾是資深煙民。大學畢業直到參加工作之初,我還沒學會抽煙。慢慢地,我才體會到抽煙的“好處”。包級制時期,只有煙民才獲配給香煙,這是不可忽略的物質權利。不知不覺中,我成了正牌的煙民。

1994年,我髮妻去世。別人常借煙酒消愁,我卻覺得其味苦澀異常,好像亡妻冥冥中助我一臂之力,擺脫煙癮的糾纏。我偶爾抽一支,但不失大雅。1995年,為了躲避到處都是甩不掉的記憶,我考取了聯合國資助、設在新加坡的進修班。我雖然是英語“有限公司”,但進修班採用美國教學方式,寓學於嬉,因而完成學業沒有什麼困難。住四星級酒店,每天領55塊新元生活費,遊山玩水,悠遊閑哉,協助我淡忘喪妻之痛,再續新緣。

新加坡是禁煙的國度,23層的教學大樓,只有陽台允許抽煙。在餐廳里抽煙,要處罰500元新幣;在酒店房間抽煙,立即火警大鳴;街道抽煙,要自備一小張紙裝煙灰。一包三五牌香煙,售價5.5新幣(約合5美元)。檢點起來,我這次新加坡之行雖然拿到一張監管證書,但沒有學到什麼學問,最大的收穫是把煙徹底戒掉。

回國後,我長時間不再抽煙,直到前幾年重新執筆,發現煙能提神,抽上一兩口,但已喪失品煙能力,抽什麼煙都一個樣。著名的“皇冠”專欄作家朱西寧曾寫道,他雖然已改奉基督教,但仍為自己保留兩項權利:不向牧師懺悔;年初到寺廟求籤。我恪守他的信條,絕不二次上癮,但保留閒來開開戒的樂趣。我到美國旅遊個多月做到一根不抽就是明證。有一些嚴格的禁煙主義者認為,抽一根也是抽,我也無話可說。

禁煙招貼林林總總,以我在中國山東青島“綠島賓館”大廳見到的一則最為別出心裁。這家以環保自詡的賓館,招貼寫道:“你可有自殺,但不准謀殺他人”。要稍加回味,才知道它在警示二手煙的危害。我和浮萍君四顧無人,無“謀殺他人”之嫌,就翹起二郎腿,悠然地“自殺”。這是大陸轉彎抹角的文風帶來的漏洞。

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曾寫道:“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莫過於戒煙,年初以來,我已戒了257次!”。反襯戒煙之難。戒煙之道,全憑毅力,所有戒煙香、戒煙膏、戒煙糖之類都是狗皮膏,切勿輕信。

我國政府雖也致力戒煙,但執行力度不夠,缺少懲治措施,因而效果不彰。我國雖然對香煙課以重稅,但仍然是世界上香煙最便宜的地方。

 

以煙待客早已過時,作為一名世界村的公民,應當以不抽煙為榮。去年我在泰國參加東南亞詩人筆會,200多位來賓,就是找不出一個“煙民”。大勢所趨,看來,我要回歸“世界公民”之列。希望這篇文章見報之日,我可以昂首宣佈:這根老煙囪不再冒煙了,即使一縷輕煙!

(0)
留言:
» 过客,支持您! 钟灵 - 28/09/2014 11:26 am
» 為過客老師回歸“世界公民”鼓掌!抽煙有害健康,累己累人!林小東 - 26/09/2014 07:19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