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平波島民居遊

過客

 

金蘭港既是商港,又是漁港,也是渡輪碼頭。在這裡下船,除了買船票,進港口還要買門票,給我的印象是管理交叉重疊,盡給遊客製造麻煩。

過金蘭灣

我們乘搭的是川走金蘭市和平波島的小型客輪,而不是專業遊輪,因而設備簡陋(下圖);只有救生衣配備齊全,乘客也沒有誰敢掉以輕心。金蘭灣風平浪靜,客輪開得四平八穩,猶如走上綠色的地毯,我們團中對舟車最為敏感的女客也沒有任何不適。平波島屏障金蘭灣入口,只留下1.3公里水道,形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形勢,易守難攻。島離岸才15公里,但破舊的客輪像頭喘氣的老牛,足足開了一個半鐘頭。

 

金蘭灣一百多年來以世界級深水良港馳名,能和它並駕齊驅的只有美國的舊金山、巴西的里約熱內盧、澳大利亞的悉尼。金蘭灣位置前突,寬20公里,長10公里,面積6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6——20米,最深32米,周圍屏蔽以400米山丘。灣內可以同時停泊百艘萬噸巨輪,包括潛艇和航母。1980年代,前蘇聯的明斯克號航母曾輕易入灣。

令人驚訝的是,金蘭灣到香港、新加坡、菲律賓的蘇比克灣等要地都是690海里(±10),仿佛上帝用一個巨大的圓規為金蘭灣量身打造。從金蘭灣可以輕易控制從馬六甲海峽到東北亞的國際航道。

我曾遊中國的膠州灣,同樣是世界級軍港,形勢險要,是中國北海艦隊和遼寧號航母的根據地。膠州灣面積354平方公里,遠比金蘭灣大,但戰略位置比不上金蘭灣。

十九世紀末,法國侵越伊始,就迫不及待地把金蘭灣僻作海軍基地。1904年爆發日俄戰爭,俄國太平洋艦隊被日本海軍全殲,沙皇尼古拉二世匆忙調波羅的海艦隊東援。190410月,由45艘戰艦組成的龐大艦隊被英國阻止,不能通過蘇伊士運河,被迫繞道好望角,半年後才到達金蘭灣,靠岸等待補給。法國人畏日如虎,匆匆趕走艦隊。俄艦隊到對馬海峽時中了東鄉平八郎海軍元帥的埋伏,全部被生擒。是役,全世界不得不對金蘭灣的戰略意義另眼相看。

冷戰結束後,金蘭灣似乎是受到冷落。龐大的設施長時間只有數百名俄國軍人,造成很大的浪費。20021月,我國收回金蘭灣,投入服務發展經濟,譜寫金蘭灣新的篇章。

民居留宿

平波島只有三平方公里,但碼頭熙熙攘攘,許多新建的樓房還散發油漆的香味。我們根據網上訊息,住在民居是唯一的選擇。我們拖著行李,要走好一段路,才到七業兄的住所。網上的指引並不正確,在碼頭就有一家新建的旅社。

七業兄已騰出空間建立單房招待旅客。房間雖然有冷氣,但除了一張喪失了彈性的墊褥,空空如也。最不便的是上廁要攀爬樓梯。收費按人頭,不管大人小孩,一視同仁,收十萬元。看來,民居留宿 homestay只適合好奇的外國遊客,我們住專業旅社更為舒適,收費也便宜,又不用早晚花時間和屋主搭訕。

趁著眾人忙於整點行李,我開溜漫步觀察。平波島是金蘭市屬下一個鄉,約有五千居民,聚居在橫貫全島約一公里長的一條街,好像給小島橫腰披上一條綢帶。從碼頭的南灘到另一端的障灘,各類商店應有盡有,形成熱鬧的市肆。島的南面和北面都是深山密林。島上男人都出海作業,女人當家做小買賣,對遊客十分親善。島上旅遊服務完全自發,沒有有計劃的投資,也不准接待外籍遊客。

作為早餐,我們嘗試了網上廣為讚揚的魚膾稞條(bánh canh chả cá),跟我們在西貢常吃的稞條廻異,應改叫瀨粉(bún)更為貼切。魚膾很可口,但湯料太甜了,我無法下嚥。

環島一日遊

一上碼頭,就可以看見一排排嶄新的電瓶車在等待遊客,十分顯眼。用過早餐,我們招來一輛電瓶車,環島走一圈花卅萬塊,可載十人(下圖:過客權充司機)。司機本地人,非常健談,兼作我們的導遊。

 

我們登上山頂,遙望突出的地岬,距離對面的金蘭半島百來米,幾乎可以涉水而過(下圖);看來,一個多鐘頭游弋金蘭灣是白花了。司機雖然同意我的高見,可惜對面除了金蘭機場,野草叢生,根本路不通行。

 

法國侵佔金蘭灣後,就駐軍平波島作為外圍屏障,至今留下許多碉堡廢址。碉堡腳下的舊屋灘是平波最美的海灘,海水清澈見底,雖嫌離民居遠了點兒,但也不乏遊客騎摩托車到這裡嬉水。島上租摩托車很方便,每天十萬元,油資在內。

 到了一處石灘,司機忽然停下來讓我們觀賞烏龜石。這塊石頭遠望像頭像大海的烏龜。

 下午,我們就近到南灘海浴。海灘亂石嶙峋(下圖),大量海藻絆住腳跟,遊客扔下的垃圾也無人清理。當地人撈取海藻,曬乾后以每公斤八千元賣給別人沖茶喝(可以治大頸泡?)。

 

我們就在海灘進晚餐,現烤現吃,多種貝殼類和海螺我都叫不出名字,最後一道海鮮粥大雜燴更是令人大快朵頤。

平波岛以盛產龍蝦聞名,因而別名龍蝦島。可惜我們遊覽時買不到龍蝦,只有魚目混珠的竹蝦,個頭小得多,價格也不便宜,70萬元/公斤。我吃到最便宜的龍蝦是在美國波士頓,一頭一公斤多的天然龍蝦製成的龍蝦炆面,足夠4人食用,售價才24塊美元。

次日一清早,我們來到碼頭,悠閒地觀看漁舟回岸時的繁忙景象。我買了一條剛出爐熱烘烘的實心麵包,托店家煎兩個蛋,加上一杯熱咖啡,就是一頓很滿意的早餐。九時,我們上船回金蘭市。

別了,可愛的小島,金蘭灣中的一顆珍珠!如有機會,我一定舊地重遊。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