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感謝上帝!感謝醫生! / 秋笛

 

        

我這個人,要不是有應酬,是從來不施脂粉的。早上起床,洗刷之後,對著鏡子,把頭髮梳好,若不須外出,可以說是整天就不再去照鏡子了。      

 

幾個月前,面對著鏡子,發現右眼黑眼球旁好像有一個白圈圈,於是把女兒叫來,要女兒看看,她看了一下說:「媽,好像是白內障。後天我沒上課,我陪你去找眼科醫生檢查一下。」

       

聽到白內障,我知道是要手術的。想到手術,我就開始擔憂了。

朋友都說:「白內障手術很簡單,你擔心什麼?」

我知道手術很簡單,但是七十年代發生在先家翁身上的事,我們全家人都不會忘記!

 

那時候,老人家右眼有了白內障,老伴陪他去找那年代颇有名氣的眼科醫生。

醫生除掉了老人家的白內障,戴上了隱形眼鏡,可是,老人家看書報仍然是看不清楚,還是要用放大鏡。

 

 一個老人家,當時不但要上班,同時還兼任《商報‧新潮文藝版》編輯。每當看到他拿著放大鏡看書報,選稿、剪稿,我們作晚輩的都很心疼。後來再去請教醫生,醫生說是隱形眼鏡沒放好,所以看書報仍然要用放大鏡。老天,這是什麼話?

有時我免不了會咒罵那位沒良心的醫生,但公公聽了,立即說:「不要這樣罵人家,是我自己命不好才會這樣。」

 

公公的心地就是那麼善良。我剛結婚的時候,看到蟑螂,拿起拖鞋一下打下去,公公立刻會說:「那是一條生命,以後把牠趕走就是了。」

 

不久,老人家的左眼也看不清楚了,老伴要帶他去找另外一個眼科醫生,可不知道為什麼,老人家卻不願意,他說:「右眼是他弄的,左眼當然還是要找他。」

我說:「上次弄不好,我們找別人吧。」但公公執意不換醫生。

沒辦法,老伴只好陪他再去找那位眼科醫生。

 

這次,天啊!從醫室回來,公公的視覺並沒好轉,過了不久,我們發現公公的眼球竟是灰白色的!當然,公公還是說:「是我自己命不好。」

 

話再回到我身上,幾個星期前,女兒陪我去找眼科蔡醫生,讓他檢驗我的眼睛,再作心電圖,就安排了手術的日期。

現在,我右眼的視力是非常正常了。感謝蔡醫生!感謝神!

 

                                                                                                2014-08-25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