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富安行〗之四

 

石碑山懷舊/過客

 

石碑山高706米,巍然崇立在賈嶺山脈以北。相傳1471年,黎圣宗擊敗占婆人,開疆拓土,在這裡立下界碑。石碑今已不存,只留下由他起名的石碑山。

石碑山已開拓成生態旅遊區,要登上山頂,必須拾2071級,距離1011米。遙望西面是崇山峻嶺,東面是茫茫大海;當空氣濕度高時,會遇到白雲飄然而過,好像垂手可摘。途中每300米有一個歇腳點,供遊客小憩和欣賞原始生態林。

山上有一塊奇石,高16米(下圖)。富安省風土詩人阮廷思在撰寫地方志時,他曾賦七律歌頌石碑山的迷人風光,意譯如下:

奇石飛來不記年,風吹雨打仍巋然。

逶迤嶺角千重浪,霧靄山腰一縷煙。

辟土能防銅柱折,開疆神勇石碑堅。

先人遺我川如錦,勿負春光帶醉眠。


奇石究竟像什麼?各衷一是。

根據1962年出版的“普通教育”雜誌第44期翻譯的法國資料,法國水手航經賈嶺附近海域時,看見石碑山,認為像直指蒼天的巨擘,因而命名為“上帝的手指”,並用來定位。

娭德(Êđe )族人稱為“Hduơn Ktol”,意為“玉米穗”。

占婆族人叫做“Lingaparvata”,是山神,也是印度教大神濕婆的化身。其中“林加”(Linga),也就是男根,男性生殖器。

生殖器崇拜的起源

人類的祖先在蒙昧洪荒時,就模糊認識到男女生殖器的接觸,不僅給雙方帶來快感,還孕育新的生命。可是我們的先民不知道生殖器的構造,認為它有靈魂,十分神聖,獨立於軀體,形成了帶有濃厚拜物教色彩的生殖器崇拜。

生殖器崇拜的共同特點是奉祀誇張的生殖器,同時也膜拜類似生殖器的東西。在人類歷史中,女性生殖器崇拜出現在先,經過漫長的演變,到了父系社會,才出現男性生殖器崇拜的獨尊地位;人們同時也相信,只有男根才是生命之源,女陰不過是播種生命的土壤。 

根據埃及神話,太陽神奧賽烈司降臨地上,被弟弟泰豐用詭計騙入櫃中投入了尼羅河。月神埃西知道後十分悲哀,到處尋覓丈夫的屍體,最後在比布洛斯發現了,就把屍體搬到森林中藏起來。不料又被泰豐查到,他把屍體切成14片丟散於各地,埃西不屈不撓地再到處尋找,歷盡艱苦找到了13片,只有那第14片、即奧賽烈司的陰莖沒有找到,因為埃及的太陽神奧賽烈司降臨地上,被弟弟泰豐用詭計騙入櫃中投入了尼羅河。奧賽烈司的妻子它被投入河中,被魚吃了。於是埃西製造了丈夫陰莖的模型,鄭重地祭祀著。這就是古埃及人崇拜男性生殖器的來歷。

據說瑜伽之神希瓦就是誕生於一個正在燃燒的林加上,他從一出生就宣告:要大地多光多熱,多子多孫,繁衍萬代。希瓦從此在印度神話裏就成了生殖能力的保護神。以男性生殖器形象出現的各種林加就成了印度人的禮敬物件。

在我國,崇拜生殖器最為普遍見於占婆族。凡是占婆塔,如芽莊的婆塔、寧順的拉美塔、诺莫(Klong Garai)塔,都可找到生殖器崇拜的鴻泥雪爪。蔚為奇觀的是廣南省甸盤縣、距離會安市10公里處,在綠油油的稻田中,有一座高20米的朋安塔平地兀起。其他占婆塔都建在高地上,只有朋安塔建立在平原,造型逼真(下圖)。此塔建於公元9世紀,用於祭祀濕婆神,以其均勻的八角棱柱形、無粘合劑的磚頭建築稱名於世。


越南民間的“愛情節”

越南北部平原鄉間有許多賽會,其實是迎奉淫神,如北寧省懷抱村的“多情神”,河南省仔村的“神男”、“神女”,跟生殖器崇拜風牛馬不相及。值得一看的只有富壽省林滔縣四社鄉的“諾娘”賽會。四社鄉離越南民族發祥地雄王祠只有5公里,非常可能,這是古越人生殖器崇拜遺留下來的唯一佐證。

四社鄉的賽會逢雙數年舉行,從陰曆正月初十至十二舉辦三天,峰期十一日午夜至十二日中午。賽會正式名稱是“蜜會”或“繁殖會”,祈求風調雨順、平安幸福、種族綿延。

十一日晚上,村民齊集宗廟,燎炬如同白晝。午夜一到,火把一齊熄滅。大家屏息呼吸,穿黑紗長衫的長老鄭重地開啟ĩ寶匣子,在打開紅緞,裡面是一根髹紅漆的陽具,稱為“諾”(Nõ)和一塊陰戶狀木板,稱為“娘”(Nường)。老者一絲不苟地把“諾”交給光著上身、孔武有力的青年,把“娘”交給穿紅肚兜的美貌姑娘(下圖)。此時鼓聲乍起,三次發出口令“零…丁…丁……伏”,每次“伏”過後,男方必須ì持手中物摸黑向女方衝刺。如果三次中的,鐘鼓齊鳴,村民雀躍,預示當年五穀豐登、人丁繁衍。


“諾、娘”被尊為“上等神”,被請進宗廟,負有保國安民之責。再庸俗不過的事物得以升華。

繼“零…丁…丁……伏”舉行如儀後,就進入“無制約之夜”。村中男女擺脫世俗束縛,手牽手進入宗廟後的黑松林,盡情男歡女愛。根據鄉約,在“無制約之夜”定情的男女,男家只需於次日略備檳榔送到女家,即可成為眷屬。借“無制約之夜”機會誕生的嬰孩不僅沒有受到歧視,反而被看做祥瑞。

今天的四社鄉已都市化,“零…丁…丁……伏”在記者的閃光燈下進行,保證百發百中。只要有旅行團要求,“諾娘”會隨時舉行,不必等待來年。現代青年男女已有足夠空間表達愛意,無需藉助“無制約之夜”,改由一對中年夫婦擔任角色。完全是演戲,無人文價值可言。

生殖器崇拜叢談

能把粗俗融匯入詩,只有我國“喃文詩女王”胡春香。當她路過山西省(今屬河內)老師廟(chùa Thầy )附近的“乖戾洞”(hang Cắc Cỡ)時,見該洞造型惟肖惟妙,在岩壁題詠了一首傳頌至今的喃文七律。該詩句句影射雙關,過客才疏,只能擇譯最淺白兩句:“嗟乎巧匠善穿鑿/洩露春光疑是真”。

考察團團長阮文美稱,石碑山的林加以其76米(有資料說81米)高,足可獨步東南亞。在我看來,有這麼一個“巨材”,豈止稱雄東南亞,還可睥睨全球。有了林加,還要有堪與匹配的“約尼”(YONI)。阮文美遙指羅灣一處16 m2 窪地,但我左看也不想,右看也不像,有點兒牽強附會。

最為逼真的一對活寶,要數中國粵北韶關市道教聖地丹霞山。號稱天下第一奇石的陽元石,位於陽元山景區與丹霞山主景區隔江相望。該石高28米,直徑7米。由於風化作用,像一具男性陰莖直傲蒼穹。被称为天下第一女阴的奇景的阴元石,该石隐藏于深山幽谷之中。1998年才被发现。石高10.3米,宽4.8米。其形状、比例、颜色简直是一具扩大了的女阴解剖模型,被譽为“母亲石”(下圖)。





1999年,中國在蘇州成立了“中國古代性文化博物館”(下圖),在紐約、莫斯科、阿姆斯特丹也有類似博物館,陳列戀愛藝術、性輔助工具、性愛歷史和有關詩文。

中國的廟裏會供一個男性碩大的生殖器嗎?當然不會,而印度人則堂而皇之的把男根當做神本身來崇拜,不僅供在廟裏,而且天天膜拜,極其虔誠。2002年,印度在孟買設立了首家性愛博物館。



    在日本名古屋以北的小牧市,神社所奉祀的就是男性生殖器。神社在每年的3月15日都要舉行豐年祭,是古來有名的“天下奇祭”。祭祀之日,人們用轎子抬出主神像,那是一個巨大木制陰莖,民眾朝它膜拜、歡呼,以祈求五穀豐登、子孫繁衍。不少年輕姑娘也撫弄“神祇”,好像是在祈求乘龍快婿(下圖)。

在泰國,許多神龕同時祭祀“林加”,而不被視為褻瀆。

如果有谁曾到韓國的“旅遊天堂”濟州島,一定對“濟州愛情公園”有深刻印象。從濟州機場只用10分鐘行程流到了愛情公園。這是一個以性愛教育為主題的公園,陳列140座雕塑,都是首爾藝術學院師生的作品,誇張地描述各種性愛技巧,充滿諧趣。

幾乎所有民族都經歷生殖器崇拜階段,反映人類對自然及本身的認識過程;雖然大部分都已在歷史長河中消失,但發掘一絲殘存,不僅使我們旅遊時見怪不怪,也為我們茶餘酒後增添樂趣。

站在石碑山上,我不禁懷念曾以輝煌繁殖文化出名的民族。千年綿延,留下無數遺址,使我們得以“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占婆族!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