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富安行〗之三

 

攀登越南陸地最東端過客

 

離開省會綏安市,南行30公里,就到了富安、慶和兩省地界賈嶺(Đèo Cả),再沿29號國道東行10公里,到達羅灣(Vũng Rô)。羅灣只是文豐灣北面深入陸地的小水泊,面積1640公頃,但在越南旅遊地圖上知名度頗高。

“零號輪”的傳奇

1965213日,一架舊政權的救護機從歸仁飛往芽莊,在飛越賈嶺時,飛行員意外發現“羅灣西岸有一塊奇怪的突出岩石”。飛行員立即向駐在芽莊的第二軍團司令部打報告,一個鐘頭後,一架偵察機在羅灣上空盤旋、攝影。緊接著,各類飛機接踵而至,無情的炸彈向這塊“石頭”傾瀉。偽裝的樹葉被燒光,一艘貨船暴露無遺。敵方立即出動海陸空軍,擊沉這艘無名船隻,並在羅灣反復掃蕩。次日,英文報紙“美國海軍”立即加以報導,稱為“羅灣事件”,震動輿論。

196110月起,我國就有多艘輪船滿載物資從海防港出發支援南部戰場。這些船隻偽裝成普通漁船,沒有編號,一旦被發現,自沉滅跡。這些建立了不世奇功的船隻被稱作“零號輪”,所走的通道成為“海上小徑”,類似陸地上的“胡志明小徑”。第五聯區委決定開闢碼頭,接收北方物資,支援南中部和西原戰場。羅灣水深,叢林密佈,罕見人跡,並且是老解放區,群眾基礎好,成為首選。從196411月到19652月短短三個月內,羅灣順利接受了三批物資,到第四批時被發現,成為最後一批。羅灣自此成為遺跡。

2011年,趁著富安省建省400週年大慶,省旅遊部門建成了一萬平米的“零號輪歷史遺跡區”。遺跡區空空蕩蕩,只有一棟簡陋的平房,陳列照片和為數不多的實物。我沿著海邊山崖的拾級來到廟漥,昔日零號輪沉沒地,只見浮標上樹立一張牌子(下圖),岸邊是烈士紀念碑(下下圖)。沒有任何實物佐證,實在沒有什麼看頭。

羅灣東西北三面群山環抱,南面有混諾島(đảo Hòn Nưa)擋風,已建成能接納三千噸輪的深水港,已成為富安省繁榮的經濟發展熱點。

 

 

門灘和大嶺角

 

從羅灣再東行12公里就到了大嶺角。大嶺角是長山山脈伸入海中的餘脈,於19世紀末被一位法國將軍瓦雷爾拉“發現”,當時被命名為瓦雷爾拉角。阮朝明命皇是越南頭一位敢於和北朝分庭抗禮的君王。早在1836年,他定國號、立行省、鑄九鼎,其中大嶺角美景體現在宣鼎上,至今還保存在順化故宮世廟中。

大嶺腳下就是門灘(Bãi Môn,下圖),這是一個長約400米的月牙形海灘,水質清澈,但還十分荒涼。海灘西邊有一條小溪,逶迤流過北賈嶺的原始森林後在這裡入海,門灘提供天然淡水源,遊客海水浴后可以就近沖洗,太方便了!實在是個難得的海濱浴場。世界旅遊組織把門灘列入亞洲最美的度假勝地之一,真是獨具慧眼。

 

大嶺角在當地通稱“甸角”,如果向當地人詢問大嶺角,一定指向賈嶺山麓下、屬慶和省的一個市鎮。大嶺角之巔有一座26米高的海燈,連同海拔,高100米,燈光遠射27海里。要上燈塔,必須攀登110級階梯。我國共有97座海燈,其中有八座百年老燈塔,大嶺角燈塔是其中之一(下圖)。

 

法國人1890年建立這盞海燈,運行了55年後停運;1961年舊政權加以修復;1965年由於靠近“0號輪”泊岸地點羅灣,被美機炸毀。19968月,燈塔全面整修,1997年投入營運,至今不間斷地發出耀眼的光芒。

 

四年前,海燈附近沒有民居,也沒有道路,趕集要徒步16公里,因而燈塔駐守人員每星期才上一次街市,艱難可知。如今,柏油路已通車,但還要攀登500米的石砌坡路。我拄著一根竹杖悠然地遠眺大海,蹣跚地登上峰巔(下圖)。

 

 

 

海燈的位那麼突出,但還不是我國陸地最東端。海燈腳下有一條羊腸小道通到一個小地岬,上面有一塊石碑,註明經緯度,這才是極東點。石碑右面有座涼亭,供遊客小憩,遙望大海(下圖)。

我想成為越南最早迎接晨曦的人,但談又何易——必須4點鐘起床,這裡又沒有旅社。我希望有志之士能在這裡設立基礎設施,並把以下項目連貫成完整行程:上海燈、海邊垂釣、門灘海浴、和海燈戰士交流……,大嶺角一定能成為旅遊亮點。

 

完成當天行程,大家歸隊時才發現少了兩位電視台記者。一位女記者自告奮勇四處尋找,發現他們在門灘沉醉於“天體浴”。女記者如獲至寶,匆忙趕回“通告”,當大家準備好相機、錄影機,趕去捕捉這難得的鏡頭時,他們已衣衫整齊上岸——可見門灘美景足以令人忘其所以。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