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深山人跡 / 劉一氓

 

到中呂宋拜訪一位朋友,後與他一起入山,探視一個守山老人。

 

車從公路轉入狹窄的側路,綠意更多,路況蜿蜒起伏,有些路段坡度很陡,我一直擔心我小功率的車子上不去。行了十來公里,見得一片幽寂的林地,裡藏一竹屋,一老者迎出,那是友人要找的人了。

 

陽光灑滿枝葉,周圍的綠影,深深吸引了我。我與老者禮貌地打了招呼,在別人寒喧之際,托了相機,離群在附近轉悠。從樹木的縫隙中,遠遠地窺見山間的更深處,有一排晾曬的鮮艷衣衫,使人有驚喜之感,那應是山中的另一戶人家了!

 

我沿路尋去,友人也跟著來了。經過一條半邊椰木搭成的、搖搖晃晃的獨木橋,眼前出現了另一間同樣簡陋的小竹樓。竹樓以柱子支持,離地數尺,以避開濕氣和蛇蟲,左方是居室,右方則是個半開放的空間,前面用粗大的白色尼龍繩圍起,內懸一線毯,做為吊床。這麼一個小空間,該是他們一家的樂園了!一位年輕的母親倚繩欄而立,旁邊,是她兩個年幼的孩子。那個吊床,該是孩子的搖籃吧?

 

友人與他們也相識,男主人不在,我聽見他在詢問他的去向。

 

母親長得很好看,神情愉悅!她像一朵開在山中的花,在人跡罕至的地方,悄悄地綻放著她的美麗。兩個孩子,一個幼童,一個嬰孩,也不怕生,透過繩欄,向來客好奇地張望。幼童時時撲入母親懷中。

 

山中氣候清涼,感覺十分舒服。母親與孩子,看上去都很健康。男人呢?我沒看到,但有這樣的妻子和孩子,他必然也是幸福的。

 

回程時,路旁一家小店的門口,一位少婦與友人打了招呼。從她臉上,我同樣看到了美麗與愉悅。友人告訴我,她原有丈夫,後和一個有婦之夫相戀,兩人私奔到此山中,以私蓄建了個小店,向附近的山民售賣日常用品為生,從此雙宿雙棲,共效比翼。山中歲月,安寧靜好,溫柔鄉中,不知人間何世。

 

故事有些浪漫,使人低迴。地,不論多偏遠,人,不論多低微,美與愛,都在永恆地延續。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