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富安行過客

 

2014313日,由“越火”旅行社發起組織旅遊考察團(Famtrip)集合了25家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擠滿50座位的大巴逶迤北行,直指富安省。考察團沿途得到高規格的接待;我雖然不是記者,但也嘗到“無冕王”的榮耀,也感受到作為報人的責任。我雖然勉強算是華文“解放日報”的資深撰稿人,但卻以越文雜誌“今日知識”的代表資格參團。

“越火”總經理阮文美先生身兼大學講師、報人,親自擔任導遊,他生動的講解使我們這次考察增色不少。

富安美食

1585年,第一代阮主阮璜征發流民開拓富安,取“天富地安”吉祥之意。1611年建富安府,明命年間始建行省。

傍晚,考察團才到達富安省省會綏和市。我們得到“沙煲飯”餐廳東主的熱情款待。名為沙煲飯,但我們吃到了最美味的馬鮪魚。馬鮪魚是富安的特產,每尾重70-——80公斤,是一種深水馬鮪,日本人稱為“海上雞肉”。在胡志明市,只有一些大超市才有深水馬鮪見市,並且非常搶手,會在一個小時內賣光。

見侍者捧上生馬鮪魚片和芥末、醬油,我就按照日本人的吃法,混和了芥末、醬油蘸吃。一股辛辣直衝鼻腔,沿途感染的風寒一掃而光。回顧身旁的團友,他們都把魚生和薄餅捲成生菜卷,再蘸醬油芥末,成了一道“日越合璧”的菜色,我才“糾正”過來。

我們還吃了馬鮪魚肚(胃而不是鰾)涼拌,十分厚實清爽,要不是事先看了菜單,我一定以為是豬肚。紅燒馬鮪和清蒸馬鮪,都十分可口。晚上,沿著綏和市著名的飲食街——防波堤街散步,一股清香引得我食指大動,不由得停下,點了道馬鮪魚眼燉藥材。一隻魚眼滿滿一盅,芬香四溢;據漁民口耳相傳,它的功效不遜“威哥”。富安無愧“馬鮪魚之都”。

富安並不只有馬鮪魚。次日早點,我們品嘗了地方色彩濃厚的豬雜粥。不只有清脆的豬雜,還有白切豬肉,按越南傳統吃法捲生菜卷,佐以熱粥,在西堤可吃不到(下圖:後排右三是阮文美團長,他前面是著名詩人范春元)。

富安的咖啡絕不比邦美屬遜色。我品味黑咖啡,聽鄭公山的音樂,樂得把小情人紅杏出墻這樣天大的煩惱也拋諸九霄雲外。

 

 

泛舟春台灣

 

 

我們沿著北行45公里,就到了和平定省接壤的球河市,浩瀚的春台灣呈現在我們面前。春台灣面積一萬三千公頃,最寬處縱橫各50公里,三面環山,只有南端的仙山口與大海相通。

球河市文化旅遊科派年輕可愛的妝姑娘當我們的導遊(下圖)。聽她娓娓講述丈人峰、小姑嶺的神話,我聯想中國太湖“小姑嫁彭郎”的故事,兩者何其相似也.。灘塗沙質潔白,海水清澈,是理想的海濱浴場,但完全沒有開發。山嶺間點綴幾座漁村和村民的市集,原始的生產活動並沒有破壞生態,也不影響人和大自然的和諧。灣上有許多貯養龍蝦苗的鐵籠。富安並不產龍蝦,但卻是龍蝦苗的供應地。龍蝦在人工養殖條件下不能繁殖,要在海里撈補蝦苗,暫時貯養供應市場,每條龍蝦苗可賣到150萬元。

 

翻開歷史,春台灣舊名婆臺,曾是富安省的行政中心。十八世紀,阮映王率軍北上,在這裡擊敗西山王朝的最後抵抗,直趨京城富春(順化)。1882年,一個美國使團帶著傑克遜總統的手書來到春台灣。明命王派員外郎阮智方和富安省巡撫予以接見,美方稟明來意,要求辟埠通商。以“一夜五交三有用”見長的明命王對美方建議不予理睬。今天,泛舟海灣,回想當年,我不禁扼腕歎息,假如阮朝君王能把握時機,打開國門,越南將不會淪為殖民地,也不會有近代的腥風血雨。

1945年,一艘滿載的日本軍艦躲進春台灣,被美機炸沉。春台灣水深最多18米,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不少人還見到露出水面的船桅。在越南,只要打聽到日本寶藏的蛛絲馬跡,必定有人不惜重資發掘。二戰末期,日本軍艦完全喪失戰鬥力,只忙於裝載搜刮來的金銀到處藏匿。這艘沉船卻沒人理會。

時近響午,退潮,遊艇兜圈子,無法登陸;用救生艇分批著陸也失敗。今天星期五,我想起孩提時讀過的“魯濱遜漂流記”:魯濱遜登上荒島也正好星期五。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停泊的石岬,大家才鬆了口氣。事後我才知道,當天上午,有五名來自平定省的青年在春台灣海浴時被溺死,這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

春台灣2011年已名列國家級遺產,但要招徠遊客,道路還很漫長。

我迷戀春台灣景色,也想念阿妝姑娘,曾寫首“寄春台灣上的姑娘”:

         ……

遊客告別春臺,

倩影消失在天際,

只留下笑靨在空中蕩回。

可是?

“丈人”派來

幼女相陪。

 

    久久不見回音,不知她收到了沒有?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