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书/于而凡



我心中有一个珍藏,那是童年收集的一橱华文书。

 

小时,是哥哥姐姐的连环图书引导我进入那迷幻世界。可很快他们的收藏不再令我满足,我开始向外另求发展。向朋友借呢他们书有限,我就开始打大人的主意。每此随姐姐去她友家,总是想法搜翻他们的书橱。从小我是伯父宠儿,成他跟班访友又给我机会去探索人家的宝藏。有一家藏书最多,那三国连环全集最令我羡慕,当他们家遭到火灾时最先想起的就是他们的藏书,真缺德。

 

读人家书当然不满足,我就把拜年得来的红包全化在图书上。当教师的邻居开书店,兄姐弟三人就如鱼得水。印象最深是那次印尼币变价,我们都痛快把全部储蓄往书店放。大人了解我的痴,也会买书作读书奖章。因为学校成绩不错,每年也会拿到班主任的奖书。老师们自己掏腰包,现在想起他们的苦心真感动。

 

最大收获是那年回国浪潮。好多印尼华侨举家回国,不能带的东西就留给亲友们,我也趁机扫清他们的藏书。虽然还在念小三我读的已不限于连环图,大人的存书也令我如痴如狂。我们把收集的书放在一个矮橱里,我一放学就往里面攒,兄姐知道我爱书就放心让我保管,好景不长,我小四时印尼发生政变,华校被封、排华政策铺天而来、许多华人被抓,印尼华人活在白色恐怖中。华文和左派书籍同为禁书,为了安全好多家把藏书统统烧掉,我们就面临抉择。因为对这些书实在不舍,我们考虑后决定冒险把书藏在天花板上。

 

禁止华文的条例不曾废掉,不过几年后紧张气氛有点松解,搜查门户的事件渐渐消隐,我们就把那些书拿下。三年时光它们呆在暗角,因担心老鼠我们时常去检查,拿下时还算完美无缺。不过,家里的矮橱从此不再添新书,我就复翻旧货拿以前读不进的书慢慢消化,开始探涉古今经典文学。

 

以后,我离开故乡梭罗频转到几个城市求学工作。在国内虽然无法购买新书,通过好几种渠道还能继续收集华文书。工作后有能力出国就经常非法带入禁书。最近印尼政治变天,华文书店开了几间,买书就成常事。随著网络书店的发展买书也更方便。成长后收集的书满满放在椰城家长长高书架中,令我拥有成就感,小时藏书万万不能比。不过时常还会想念老家那矮矮一橱书。家里小辈不认方块字,在那儿它们呆呆无人光顾,等我找时间把它们带到椰城与新书合璧。

 

几月前回乡和哥哥偶尔提起,才知道那些书在哥搬家时存放在老家仓库,全被蛀虫咀销!一听我心空了大半,久久不能释怀――谁看青简一编书?不遣花虫粉空蠹――李贺的诗句竟成诫。多么荒谬,那曾费心冒命秘藏的爱物,因我们的疏忽竟毁于虫患!回椰城后我一直惘然若失,始终不能接收这事实。

 

最近得奖,文友都好奇是什么令我这只有华文小四程度有能力写作?直接浮现在脑海的就是那一橱藏书!真的,那藏书不仅代表我幸福童年,也丰富我心灵雕砌我思想,为我启开文学大厚门。没有童年连环图,就没有今天的文学阅读;没有对书的狂热,哪能消化那些广深的文化思索?那些书并没有消失,早已溶化在血液中,随著岁月流转,冲击胸膛等著心灵的解堤,涓涓流淌凝固在纸上,成文成章重现昔日灿烂。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