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为師的尊嚴   /

 

暑假和女兒去了一趟厦门。在机场等候登机的時候,有個與我差不多岁数的婦人坐在我的身旁。她听到我们母女俩在谈论教書的事,就和我们聊起來,她的女兒曾经 在某校任音乐老师,後來发生了一件事,学期未结束,学校当局就讓她停职。她認為学校當局对這件事處理有欠公道。
        
她説:「女兒是該校英文部的音乐老师。在小学某一班,有一個特别刁皮捣蛋的男生,每个老師都拿他办法。老师要是懲罰他,他回家告訴父母,父母就会到学校來 向老师下馬威,說若再懲罰他的兒子,就要到教育局报告,所以老师都不願去惹他。另外还有個主要的原因,孩子有一个外婆在撑腰。他的外婆是該校的中文老师,每次被送到訓导處,外婆就会出面,外婆一出面就没事。
       
和同学吵架,他跑去向外婆告状,外婆就去骂对方;所以每次和同学吵架,他就会对同学說:「我要告诉外婆!」所以同学都怕他。学校当局也不想處理他的事。就這样,別的学生操行丙下必须轉校,他却稳坐不动。老师就把他当朽木。
        
我女兒教音乐课,她年纪軽,没经验,忍受不了;有一天,发火了!她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就向学生泼过去,這下可好了!第二天,家长來了,再怎样說女兒拿水潑学生,是她不对,所以她就這样被学校令停职;但是那个学生却没被處罰。」
听她一番話,我無限感慨。 
        
記得我上小学的時候,有一位老师,我们班上凡是不及格的同学,老师会看你的成绩多少而打幾下手心。那年代成绩没底分。交白卷是零分,六十分及格。考五十分的,老师打十下,記忆中,被打的同学並不多。
        
我当老师之後,教育局已颁令不許体刑,所以考不及格的,只好放学留步。誰要是动学生一根汗毛,很有可能第二天家长就会來找你談話。 
        
記得第一年当老师,我是代課老师,班上有一個特别不听話的学生,既使被罰站,也無效。放学让他留步,他不理不睬,請家长谈话,家长也不來。
        
有一次,他又在捣乱,我要罰他站在課室门口,他动也不动。小学三年级的学生,留级了幾次,站起来比我高,我拉他不动。最后,我不知哪來的力気,連椅帶人给拉到課室外。
説也奇怪,第二天他竟学乖了。但是一个学期没完,他被开除了;可能是在英文班捣乱吧!
         
現在的孩子,真的很难伺候;父母親都仍是上班族,孩子交给祖父母,或是女佣照顾。有的祖父母寵爱孫兒,做錯了事捨不得打骂,父母亲下班回來,累了,有時也 懒得管教孩子,因此孩子都成了野馬,很难驯服。一到学校,依然是我行我素,像個小皇帝!課堂上有這种讓老师頭痛的学生,学校当局又怕得罪家长,那么如何栽 培出优秀的後一代?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