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泰北旅遊勝地美斯樂村

 

過客

 

泰北風景如詩如畫。我以自身經驗,曾向排名十強的一家越南旅行社提議開闢到清邁和清萊的旅行線;得到的回應是,越南遊客根本不能分辨南北,只知道曼谷和芭提雅,因為這行程費用最便宜。

事實上越南遊客的選擇自有他的道理。芭提雅北郊有座“泰北民俗村”,就如深圳的“錦繡中華”,使遊客免於舟車勞累,就可以欣賞泰北美景。其中有清萊府的“異域孤軍”展示間,啟發了我極大的好奇心。這次有機會到清萊,我決心要探其究竟。

 

窮山惡水中的華人村

從清萊正北走70公里,逶迤爬上1350米的高峰。一下車就聞到一股新鮮茶葉的清香,不用介紹,大家都知道到了泰北茶葉之鄉,也是旅遊勝地——美斯樂村。美斯樂村只數百戶人家,唯一的一條街上有家“新生旅館”,以及專做遊客生意的土特產商店。販賣茶葉、咖啡、桂圓,茶葉屬凍頂烏龍茶系列,跟我國林同省烏龍茶不相上下。

來到美斯樂的時候,還有個多月才到春節,但年年難過年年過,處處興家處處家等一幅幅大紅春聯,卻仍醒目地張貼在村中各家各戶的門口,喜氣洋洋(下圖)。村中小街上,那一家家掛著中文招牌的店鋪更是大紅燈籠高懸。美斯樂人過中國的傳統節日,說中文、學中文。我幾乎懷疑自己走進了雲南村寨。所有墳墓都朝北,以示對故國的懷念。這裡有十九萬華人,分佈在美斯樂周圍一百多個村莊。

   

這個曾經長期與外界隔絕的崇山峻嶺為什麼有這樣眾多的華人社團?設在離美斯樂一公里、外觀有點兒像台北故宮的“泰北義民文史館”為我們揭開這個秘密(下圖)。

異域孤軍

中國抗戰時期(1937——1945),法屬印支為日本佔領,斷絕了中國最便捷的出海口。泰國有如墻頭草,見到日本處於上風,就宣佈加入軸心國,向英、美宣戰。日軍借道泰國進攻英屬緬甸,目的在於切斷中國唯一出海口——滇緬公路。中國政府應羅斯福總統的請求,向緬甸派遣遠征軍。其中李彌中將屬下的93師立下了赫赫戰功。

 日本投降後,泰國見風轉舵,立即宣佈對美英宣戰無效。英國首相丘吉爾認為那簡直是兒戲,要求泰國政府戰爭賠償;美國杜魯門總統寬大為懷,泰國才免於淪為戰敗國的慘景。戰後,中國把遠征軍撤回雲南。

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大西南,雲南省主席盧漢投降。李國輝指揮的一支國民黨殘軍拒不投降,流竄到緬甸,借用93師番號,而並非真正的93師。這支殘軍開頭只有3000人,不足一個團,佔領緬泰邊境的大其力鎮為根據地。

1951年,台灣政府派李彌接替李國輝,騷擾雲南。反攻不成,93師收容了各種難民、地主武裝、軍眷,隊伍一下子擴充到八萬人。這支扶老攜幼的軍隊軟硬不吃,緬甸政府束手無策,只好告到聯合國,迫使台灣政府調回李彌并撤回7千名正規軍。國民黨政府並不想徹底放棄這個反共前哨,“明撤暗留”,派柳元麟將軍接防,大部分人員物資還是留了下來;再者,93師大多數是雲南人,他們也並不想去台灣。1955年,柳將軍手下三萬人嗎,編成五個軍,準備反攻雲南。1961年,得到緬甸政府同意,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動“湄公河之春”戰役,分兵三路,打到湄公河邊,柳元麟被打得潰不成軍。同年,國民黨政府徹底撤軍,調回柳元麟,只剩下不願回台的四千人,自發推舉段希文將軍為總指揮,殘軍成了孤懸海外的“孤軍”。

殘軍解甲歸田

走投無路的93師退回泰國,佔領美斯樂為根據地,泰軍的戰鬥力比緬軍還要差,雙方僵持了八年。1969年,因感到反攻大陸無望,93宣佈放棄反攻大陸與臺灣斷絕關係,向泰國王稱臣。當時泰國為了對付帕當山苗族遊擊隊,準備在國民黨殘軍中招募一批軍官,訓練泰國軍人。段希文歸順泰國正逢其時,任命他為泰北人民武裝自衛隊總指揮,在帕當山戰鬥中立了功,泰國國王普密蓬在皇宮接見了他。他向國王跪拜(下圖),接受御賜為泰國國民,其所部及家屬全部就地加入泰國國籍,享受與泰國軍隊及家屬同樣的待遇。1980年,段希文在泰國因病去世,享年80歲。泰國國王親自發唁電追悼,遺體上覆蓋泰國國旗在距美斯樂一公里的高地上修建了豪華的墳墓,成為當地一個旅遊景點。

 

“文史館”中陳列了當年殘軍向政府繳納的槍械。令我吃驚的是,以反共為己任的國民黨殘軍,居然掛起毛主席語錄“槍桿子里面出政權”(下圖);可見,他們也運用了毛澤東的游擊戰原理。


 

昔日解甲的八萬殘軍,其後裔已發展到今天的19萬人,對民族文化的推崇並不影響他們深深融匯泰國社會。美斯樂地區已成為泰國發展農村經濟的亮點,徹底結束金三角不光彩的一頁。這裡距離雲南只有100公里,再也沒有誰要回“故國”,倒有不少雲南人來立足,成為新華僑。美斯樂人就這樣憑勤勞的雙手,創建了自己的人間樂園。

 

 



 

 

 

段希文將軍陵墓: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