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我又回廈門 / 秋笛

                          

    老伴, 我去年九月回廈門,今年四月,我又回了一趟廈門。

    您走了之後,我真的沒興趣回廈門;到了廈門的家,您的書房總是空著。望著那空著的書房,我的心好痛。

    記得幾年前我和一位老師被派到廈門一中學習,您也和我們同機回廈門,當時您是要回去處裡拆遷辦的事。我和同事在一中呆了五天,然後搬進賓館住兩三天,那時候,您帶我們去遊文博園。至今,我的同事還記得我們出去用晚餐的時候,您特地點了她喜歡吃的菜。

    以前回廈門,不出去逛街的時候,您總是呆在書房裡看書,而我,不是打掃房子,就是在洗衣機前忙著;不然就在客廳裡看書或是看電視。

    您曾經對我說:「等妳退休了,我們回來住上幾個月。」如今,我退休了,話猶在耳,您在哪裡?

    您不在,我真的沒那麼想回廈門,但是,清明節,我怎能不去掃墓?

    這一次,我帶了老么一家人去。大孫子才五歲,小的三歲;走了一趟廈門,留在他們記憶中的會有些什麼?

    記得八十年代初,您在廈門忙建築,我曾經把老大留下來陪公公,然後一個人帶著七歲和三歲的孩子去廈門找您。在那裡住了一個多星期。

    一年後,我曾問老么對廈門還有什麼印象,他搖搖頭,說沒什麼印象了。我也曾問過老二,對廈門還有印象嗎?她說:「我只記得,我的寒衣差點在前往鼓浪嶼的輪渡上丟了。還有,我向餐廳的服務員要海蠣煎的時候,服務員態度很不好地說;『這個時候哪有海蠣煎!』」

    在沒有四季的菲律賓長大的我們,哪裡知道這個時候沒有海蠣。今年,到鼓浪嶼,我們在餐廳要海蠣煎已經不是件可笑的事了!

     那天乘晚班的飛機回廈門,到達廈門的住處已經是深夜。兩個小孫子,睡得好甜。他們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快中午才醒來。打電話要人把午餐送過來,再安排這幾天的節目。

    鼓浪嶼當然是要去的;但是我和媳婦及小孫子不上日光岩,老么帶著他的老大爬上日光岩下來後,我們讓兩個小孩在沙灘上玩。晚餐,我們就在中山路一家小餐館用,然後才「打的」回家。

     我們去了薛領,給婆婆獻上新花。那天我們是「打的」去的。大孫子不聽話,帶了玩具出門,結果下車的時候,竟然把玩具留在車上。或許這是他的習慣吧!在菲律賓,要出門總是隨手帶件玩具出去;可是乘的是私家車,現在是「打的」,孩子不懂事,就失去了一件玩具。為父的很生氣,其實,我認為這是做家長的平時沒好好教導的原因。

    我常想,為什麼現在的學生不如以前的學生聽話,可能是因為現在的父母親都要上班,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不多,為了心中的那份虧欠,就經常順著孩子,對孩子總是百依百順;再者,工作了一整天,心疲力倦,沒那麼多精力教導孩子了!

    我們回來了。廈門在孩子心中留下了些什麼?他們會懂得那是祖先的老家嗎?我上小學的時候,曾經背念過一首詩;現在只記得這麼幾句:「中華中華,我們祖先的老家,歷史悠久,文化發達。……中華中華,我愛老家,我愛中華。」

                                                                  2014-05-17

 

 

(0)
留言:
» “我又回廈門”一文,情真意挚,我相信云鹤老师天国上一定听到。秋笛老师,请多珍重! 越南钟灵寄语 - 25/05/2014 01:02 p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