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移民局所見 / 劉一氓

 

 

買了機票準備三月中往港。旅行社說,移民局有新的條規,本年度首次出國,出入境費要到移民局繳交。

 

以前不是在機場交嗎?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這對出境者造成很大的不便,尤其是對居住偏遠者。一去一來,路上堵車,移民局排隊,等等,就是一天的時間!

 

這個問題沒人知道,遵命就是了!星期一早上,我到了移民局,看到人頭湧湧,可能是外僑常年報要到最後期限,大家趕著辦。我應到那裡交費呢?一二三四窗口一列列。我東問西問,總算找要辦理的窗口。辦事人員是個清瘦的年青人,學生模樣,有著大部分菲律賓年青人所有的和善和謙卑。我說明來意,他到裡面問了好一會,向我要了I Card,請我坐等叫名。

 

我游目四顧,可看的還真不少!整個移民局擠滿了諸色人等:黑人、白人、韓人、南亞人,當然少不了華人,像個小聯合國!有學生模樣者;有退休來菲者;年青人興高彩熱,年老者一臉疲憊。幾個中國女孩聚在一起,講普通話,穿一樣的制服,應該是志願老師吧?他們面目娟秀,卻都有些弱質。中國這一輩的年青人,不論男女,基本上都是這樣。

 

坐在我旁邊的,是個白人老者,他正在一個本子上作畫。

 

我覺的有趣。想不到這樣嘈雜的環境,有人會有此閒情! 與他一起的那個菲律賓婦人應該是他的妻子吧?他告訴我他是英國人。他感嘆現在的人只懂攝影,而不再作畫!感嘆傳統文化的消失,舊文物的湮滅!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對此全無保護。他喜歡倫敦的古舊氣息。或許我在菲律賓久了,他濃重的英國口音讓我感覺陌生。但我深有同感。我一直悲哀於有價值的舊事物的消失。我想起這一代中國人對舊文化遺存的無視和災難性的破壞!

 

大廳上安靜地坐著一群白人,一律穿著非常保守和奇特的服裝,看來像是一家人。他們神情安祥,樣貌俊美,皮膚細白,幾乎看不到任何斑點,就像一個個雕像般完美。

 

他們是阿米斯人嗎?

 

我在報紙上看到他們的故事:一個頑強地固守傳統生活方式和舊道德、與現代生活對抗的族群!我一直響往他們安寧的生活和潔淨的家園,並希望有生一日能到那裡旅行,拜訪這方淨土!

 

我一直改變不了好奇的童心!他們之中一位年青的女子覺察到我的注視,向我投來友善的微笑,我也以微笑會應。居菲久了,我已習慣於陌生人之間眼光的接觸和禮貌性的打招呼,這微笑,還是使我心頭一亮!

 

事情辦好了,我離開移民局,進入我的車子。

 

喧囂留在腦後,只有這微笑,長久地留在我心中。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