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郵寄來的情誼/林小東

 

最近收到藍可堂先生(菲律賓名詩人雲鶴的長子)的電郵。電郵中跟我分享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在雲鶴老師生前在辦公桌前拍的。照片裡有他最后一本诗集(第一本在台灣出版的詩集),编排的最后一本書《瞬间世界》,89日要在《世界日報》文藝副刊用的稿件及編好的版面,還有一張寫著89日的小字条扣在稿件里面。而8月9日就是他仙逝的那一天。難道他生前在冥冥中就已經預知自己辭世的日子?而据可堂兄告知,雲鶴的父親藍天民先生在《商报》编的最后一版《新潮文艺副刊》是529日,也是藍天民先生仙逝的日

 

讀了可堂兄的信和看了圖片後,我對菲華這兩位資深主編確實有很深的感慨,但也令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那是雲鶴老師這位文藝副刊主編郵寄剪報給投稿作者從不間斷的事。

 

自從在國際詩人筆會上認識了雲鶴老師之後,他就向我約稿。他曾說要在副刊上為我設個專欄,每兩周提供一篇稿,但是我寫作往往是靈感來時才會寫,所以不敢答應他。恐怕沒有靈感時交不出功課來就不得了了,所以我只選擇了投稿。有新作品的時候,我會選一些比較滿意的寄給他,也就這樣,刊了好多篇。而每次有作品刊登後,他都會第一時間把那期報紙副刊剪上來郵寄給我,從不間斷。而据我知道,他還寄給所有海外投稿的作者,而郵寄的費用,都是他自己支付的。我每次收到剪報和閱讀後,就放在書櫃裡,並沒有剪貼上來。但据我知道,越南有些詩友如依雯,施漢威,他們都非常喜歡,每次收到剪報後,都會整理和貼在簿子上好好保存起來。

 

我也曾經寫過一封信給雲鶴老師,說國際郵費越來越昂貴,不用寄給我,反正文藝副刊也設了網站,我可以上去閱讀。他給我的回信是,“不貴,作為存念!”

 

現在翻看這些由雲鶴老師親手寄來的副刊剪報,竟有八十多張。我感到,那封飄洋過海到來的郵信,裡面不僅放著一位副刊主編對投稿作者的一份責任,還藏有一份很深很深的情誼。

2014.05.01

 

雲鶴老師編的8月9日副刊版面和他最後的兩本書。

雲鶴老師郵寄的副刊剪報。

雲鶴老師每次郵寄都在信封上親筆寫上作者的姓名和地址。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