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到泰華詩人家中作客過客

 

明知“黃衫軍”風起雲湧,但去年12月初,接到泰國“第七屆東南亞華文詩人筆會”組委會的邀請後,我馬上登記機票,唯恐錯過這頓難道一嘗的“泰式大餐”。

和遊行隊伍的近距離接觸

經過一天繁忙的會議後,組委會安排我們一整天的市內觀光。儘管已盡量避開遊行隊伍集中區,但還是有些路段堵車,我們要下車步行。我利用這機會觀察示威群眾,見到他們秩序井然,警察用路障形成軟間隔。警察沒有武裝,也沒帶輔助工具,雙手叉在背後,有的還和示威群眾握手表示親熱。在示威地點,還設有流動公廁、流動浴室,免費提供服務;售賣食物、飲料、出租帳篷的柵棚也應運而生。也有擁護示威的市民自願提供食物——那裡是示威?簡直是郊遊!黃衫軍對我們這些旁觀者一點也沒有敵意,大家還合影留念(下圖)。

 

到了清萊,那是紅衫軍的世界,一切回復寧靜。

 

清萊是泰北名城,旅遊景點眾多。

經過一天的勞累,領隊的泰華詩人博夫邀請全團晚上到他家作客。享用了精美的茶點後,主人帶領我們參觀他到處是字畫的客廳和起居室。大家特別注意到他寢室門外掛著“外言不入”橫匾,門內相應是“內言不出”,獨出心裁,包含夫妻和睦、外邪不侵的處世哲理。

博夫不僅工於詩書畫,他的另一項絕技是微雕刻,能在一粒米雕刻一首唐詩,在一根頭髮雕500羅漢,要使用高倍放大鏡才能讀。博夫原籍江蘇省張家港市,在文革期間也被關到牛欄,無事可幹,就練起這玩意兒,瞞過了紅衛兵。

次日晚上,臨時取消逛夜市,再次到博夫家中放孔明燈。

孔明燈是紙糊的燈籠,上頭封實,下面點燃蠟燭,利用熱空氣比重輕的原理,燈籠會冉冉升起。當大家一起燃放時,天空一角如閃爍繁星,十分壯觀。

孔明燈又叫天燈,相傳三國時期諸葛亮(字孔明)六出祁山,被司馬懿困於隴西平陽,他放天燈求救,王平、魏延聞訊趕來解圍。後世為了紀念他,就把天燈叫做孔明燈,是現代熱氣球的始祖。胡志明市以前也有不少人經常在清多區放孔明燈,但容易引起火患,已被市府明令禁止。

按照慣例,放孔明燈時可以起個願,我祈求在這個鮮花與微笑的國度,政局早日回歸平靜。

和博夫放孔明燈

 我們在清萊過了兩晚,第三天飛回曼谷,再入住帝日酒店,次日下午才有班機返越。幾天來,所謂購物就是逛超市,而世界上的超市都是一個模樣,買不到稱心的東西。留下來候機的詩友決定趁早上空擋去傳統市場購物,回去才有點兒禮物分贈親友。

令我們意想不到,次日清早,退房、吃早點後,詩人曾心已親自開一輛小巴等在飯店大門,懇切地邀請大家到他家做客。

曾心家在曼谷近郊,約40分鐘車程。他的家隱沒在他的工廠商場中間,可見他家業之大。進入花園是一條鋪卵石的小徑,兩旁奇花異草和盆栽,中央是金魚池,面積不大但佈局緊湊,頗有江南庭院韻味。花園一角是間小閣樓,陳列很多字畫,外墻髹紅色,故取名“小紅樓”,大概是主人取自古典小說“紅樓夢”的詩意吧。

我在詩人的留言簿題了如下對聯:

室有餘香,鄭草、韓蘭、齊桂樹;

家無長物,唐詩、晉字、漢文章。

主人又熱情挽留我們一行用了午餐,下午再派車送我們去機場。

 

曾心與過客在“小紅樓”留影。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