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樹上土”之谜/過客

越南民族醫學自稱“東醫”,雖然秉承中醫,但也有自己的醫宗跟經典,如“海上懶翁”黎友卓、“南藥之王” 慧靜、“醫宗心領” ……

我靠自修學來一些殘缺不全的醫學知識,受聘於胡志明市第十一郡紅十字會開設的民族醫學進修班擔任教職。該進修班不收學費,我靠紅十字會微薄的津貼維持生計,活得十分艱難。我年過不惑,仍然孑然一身:哪家姑娘會看得上我這個土中醫?

 

我長期執教鞭,每天吸入大量粉塵,常年咳嗽,也習以為常。不過我最近咳嗽特別猛烈,痰略帶血絲,每天下午微微發燒,身體足足廋了十公斤,引起我的警覺。我到醫院進行X光透視和痰檢,指明我患上第三期肺結核。

我像一片枯葉般萎了——肺結核被東醫列為“四症難醫”(癆瘋鼓癩)之首。我查遍古籍,但十分失望,古人對癆病早已束手無策;尋遍民間偏方,到鄉間採藥,也不見效。

醫院開出了藥方,我只要是在職人員,就可以到防癆站免費領取。我幹的是自由職業,要花錢買藥,花費不貲,我負擔不起,也不能束手待斃,只好委屈向紅十字會周會長求援。一見面,周會長殷勤地問候:

“老鄭,我再開辦新一屆進修班,以培訓古傳醫學的人力資源。學員興致很高,得知鄭老師擔任主講,他們都歡呼雀躍。”

我覺得胸口窒息,慌忙捂著手帕著嘴到墻根咳個不停。周會長關切地說:

——鄭老師近來臉色蒼白,瘦得皮包骨!

——是的,我覺得疲憊不堪,好像散了骨架,久咳不止,每天下午還發燒。我將病案和藥方遞給他。看了病案,他說:

——溫莉已經把事情始末告訴我。她還託我把你列入紅十字會會員名冊,辦理免費領取藥物手續,我已完成。說完他遞給我一個小本兒,可以憑它領藥。

兩人專注自己的世界,溫莉進來也不知道。

——會長好,老師好!溫莉主動打招呼。

溫莉是進修班班長,我們以師弟相稱。她丈夫死於交通事故,遺下兩個女兒。她東醫中專畢業,半天上進修班,半天開針灸所,賴以養家糊口。

——說曹操曹操就到!我正想找你說事兒呢。

——願聞其詳。

——你陪鄭老師到郡衛生站領取藥物,督促他按時服藥、打針。這算是交給你的工作,有什麼困難,隨時打電話給我。

——請您放心,我會悉心照顧好他。

 

溫莉實現自己的許諾,不僅督促我按時服藥、打針,還進香許願,祈求佛力扶持。她對我訴說、又像耳語:“我十分敬愛您,願為您付出一切,但可惜力不從心。不過,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我按方服用抗结核药三天後就产生昏眩、耳鸣等症状,視力下降,進而失聰。大夫開出

另一套治療方案,但使用珍稀藥品,要自掏腰包。我負擔不起,萬般無奈,只好停藥。我一星期出不了門,日夜不停地咳嗽,兩肋抽搐,有強烈刺痛感,茶飯不思。

當夜幕降臨,我打開所有燈,仍然感到昏沉沉。我感覺鬱氣從丹田上升,凝聚喉頭,成一股甜腥味:我知道快要咳血了。我忙拉出床底的痰盂,一股鮮血翻騰。從早上到現在,我已咳血四回了,到這次咳得特別多。我眼前一黑,就暈死了過去。

醒來時我用手巾抹乾血跡,努力調勻氣息,給自己把脈。危乎!雙腕關、寸兩部

脈沉滯,尺部浮虛。這種脈象東醫叫“七怪脈”。臨床遇到七怪脈,不僅小鬼拍門,大夫還能準確預知死期。“脈經”有歌訣道:

揚湯止沸計已窮,

尺脈浮虛各西東,

關、寸沉滯肺木竭,

血氣俱虧了色空。

 

秋風蕭瑟,床頭屋漏,我在生死邊緣掙扎,慢慢不省人事。

溫莉提著飯盒悄悄進來,把我搖醒:

——老師請起,喝點兒粥再睡吧!

——感謝你,我實在吃不下。

——老師可憐我,順我喝點兒稀粥吧。她懇求。

她扶我半躺,我驀然看見光禿禿的頭頂——她已落髪許願。

她餵了我半碗粥,安排我躺下,然後熄燈掩門,到走廊的搖椅半躺,要守候到天亮。

 

雨過後東方破曉,我下半夜安穩地睡了一覺。溫莉驟然醒來,雙手檫檫眼睛,似乎有所依戀。

“老師,我夢見仙姑給您賜藥!”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人之常情;但我也發夢,就不是簡單的偶合了。我對她柔聲說:

——你夢見了什麼?請告訴我。

她緊張地敘述,連聲音也有點兒發抖:

——我夢見福相老太婆,衣著華麗,白髮如霜,見到我微笑說道:“取樹上土給你夫君服下,馬上見效”。

不知何故,溫莉雙頰微酡,好像喝醉了酒。

巧合的是,我的夢境和她相同,仙姑用慈愛的目光對我說道:“你塵緣未了,不能一死了之!且服用樹上土”。對神靈的信仰使我輕鬆愉快,能夠自己坐起。我跟她說:“我們要遵循心靈的指引”。

 

東藥中跟“土”有關的藥料計有:屋上土(寄生蜂巢)、壁上土(墻土)、伏龍肝(灶土)、烏龍尾(灰末)。統統似是而非,溫莉安慰我:“老師放心,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樹上土,治好您的病”。

 

溫莉派出班上學員四出尋找。兩天後,有人從檳椥省寄回一個草袋。她見到我起居如常,興奮地說道:

——您的一定痊愈,我已找到樹上土!

——什麼土?

——在椰子樹上的白蟻巢,我們鄉里叫做樹上土!

溫莉打開草袋,共有四塊白蟻巢,每塊對分,加水煎熬。說也奇怪,水開後香氣四溢,色棕黑就像中藥,一點也不難喝。我喝完覺得身體輕鬆,精神爽快,接連八天,把白蟻巢都喝完。我病情日有起色,一個月後,我已能重返講堂。

我溫存地望著溫莉:是她,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們將進入生命的新篇章……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34600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