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和我晒太阳的老友     陈扶助

 

在新西兰落户四年多,

最难适应的是冬季的冰冷,

最喜欢的是暖洋洋的大太阳。

在寒风穿不透的围墙内,

两条陌生老汉逐渐靠拢、打开话匣子,

拽出曲折而辛酸的小人物故事。

吾友来自北温带的珠江流域,

不懂英语、能和他说上话的

只有他的独生女儿。

女儿嫁到新西兰、有了白种丈夫和孩子;

几年前获悉母亲病逝、父亲孤苦伶仃,

才费尽孝心把他接来身边奉养。

老友和我一块儿晒太阳,

静默时、总是眺望远天,

极目处层雲叆叆、烟波漠漠,

那叆叆层雲下面、想必是桑麻庐舍。

两个人都陷入幽深的回忆,

有时掩面呜咽、佯笑唏嘘。

生命如歌、可老友的调子太悲凉,

我决定不再去围墙、不向他道别,

悄悄地移居澳洲的黄金海岸。

留言:
  • » 扶助詩長這種感性的,詩意的語言,今日已近失傳!謝謝對拙詩的欣賞,今日才看到您的留言! - 01/01/1970 12:00 am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在飞机上,看雲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观赏飞机下的云层。每次都拍摄很多不一形状的云朵,独我觉得挺兴奋的!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29288
  • 在线: 2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