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豆花事件的联想       陈扶助

 

我用正常的思维看待泼豆花事件,

这位华籍女青年做了不守法、辱警的错误行为,

事后认错、接受适当处罚都是应该的。

但有人藉题发挥、包藏祸心、危言耸听,

牵扯到另一个族群、另一个国家,

同样也犯了种族歧视、搧动社会对立,

散播恶意及不道德言论之罪!

面对沸沸扬扬的挞伐声,

面对副元首的重话:《这是对菲律宾全体人民的侮辱》,

面对许多执法机关声称要提控、抓捕、

审判而后驱逐出境的压力,

我真担心这位待罪的女青年,

能否挺过自杀他杀的厄运?

二十年前我客居松市碧瑶的时候,

也曾因为小失误,吞忍了刺心的侮辱!

某日的清晨,我急急忙忙提篮上菜市购物,

又急急忙忙踩着斑马线过街要赶回家,

半途被交警吹哨子喊停。

交警指着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

上午八时起不准通过!

我七时出门,未及时发现那块牌,

疏忽之咎确凿,只好连声SORRY,鞠躬认错。

交警意犹未足,狠狠地补上一句话:

《你们中国的毛泽东都不讲规矩、是吗?》

天啊!那壶不提提那壶,扯太远了。

我缺乏急智,不知如何做到不卑不亢,

无胆为维护国家领袖的尊严据理抗辩,

我选择缄默,迄今仍耿耿于怀。

愿向高贤读者请益,

当时我不吭声,是对还是错?

                         2019年2月19日写于澳洲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73096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