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詩人吴岸號角

 

吳岸,您好

初次見面

我們在泰京的小詩磨坊

那時

你是白髮老翁

我是青衣少年

 

你秀出掛在脖子上的名片

笑著調侃自己說

我叫吳岸

無邊的,無岸的

是啊!

對於寫詩,哪裡才是岸呢?

 

記得嗎?

十二月的泰北,天氣寒冷

你戴起幼稚的小黃帽

走起路來

像個可愛的不倒翁

我們從金三角的鴉片館走出來

王濤、小東摟著您的肩膀

我們仰天大笑的畫面

如今,那聲音

依然在我的胸中蕩氣迴腸

 

還記得嗎?

我們站在泰緬邊界的橋頭

你說,過了這座橋

就是號角響起的國度

你說,下一次的詩會

我們相約在佛國淨土

幸好2015年的春天

您來了,我們在仰光重逢

您送我一本新書《不折的旗杆》

我緊緊的握在手裡,就像握住

您傳遞到我手中的旗杆一樣

 

餞別的那天

你和王濤高唱著歌謠

一遍又一邊的

我聽得出來

歌聲裡有高山,有石頭,有泥濘

當然也有步伐,有橋,有希望。

那是我聽過最動人的旋律

 

但是啊!但是!

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聽您的聲音

 

您走了,輕輕的

像臉龐輕輕拂過的微風

但你遞給我那《不折的旗杆》

此刻

卻重得不堪負荷

 

吴岸,我的老師

吳岸,我們的不倒翁

您是我們不折的旗杆

您是我們的引路人。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37720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