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蟲筆記

/迦南

 

拉姆站在窗邉,望著教室外冰山下那一大片珠芽蓼緑草花海出神,那裏的花頭像麥穗、蘆花,穗上花兒顆顆、粒粒、絨絨,粉白、微紅地在水水嫩嫩的草葉間探頭摇曳……

“那裏面可是緑蝴蝶的好糧倉、好家園啊!”拉姆自言著走回自己的座位,低著頭靜靜地坐著等上課,深怕早已站在台上的班主任塔帕老師責問他上學期没等期末考試就開溜的事。住校生提前回家的,不祗是小拉姆,都是被家長們以各種借口叫回去帮忙挖甚麽“金蟲草根”的。塔帕老師見怪不怪地,每每心裏説:“誰譲這緑蝴蝶蝙蝠蛾孫子這麽值錢呢!”就是他老塔帕有空時也“隨大流”跟著尋幾許丁兒的蟲金子呢。

冰山的背面見不到陽光,那裏寸草未長,冷風嗖嗖、冷雨襲襲的,拉姆一想到那裏的滋味,頭總要往脖子裏縮,那真叫“學習”了。拉姆前两天就到冰山那邉學習了一回,不僅領教了那裏的突如其來的、夾带冷雨的刺骨寒風,還學會了挖蟲草,及至收拾這種可以换錢、甚至直接當錢使的“蟲金子”;白天大海捞针似的尋啊挖的,晚上用牙刷,刷來刷去,把每根刷得白白淨淨的。

課間休息時,鄰桌巴哈杜尔伏案假裝打瞌睡,卻悄悄吃著油炸素包薩饃薩,每啃一口總系緊塑料袋、壓到書包底下,可那香氣還是彌漫整個教室。拉姆翻著課本,思緖卻飛回山那邉的“蟲金嶺”,那裏用蟲草可以買到吃的,甚至付旅店費或看電影等等。可拉姆一家去到那裏就是舍不得匀出幾許挖來的蟲草用以住住“棚店”或買這様的小吃譲他當阿兄的和弟弟妹妹們解解饞。他們一家去到蟲金嶺之後分頭找蟲草,老爸譲他學“手藝”,帶著他手把手教,迎風雨,走險境,住岩洞;老媽帶著他弟弟妹妹在住地附近山坡找蟲草、支小篷布過夜。

“沙拉瓦蒂大嬸就在她店裏制作薩饃薩,還煎黑豆油餅巴拉賣呢!那一小兜蟲草如不被老爺子賭掉,買了薩饃薩可堆成山,譲弟弟妹妹們吃個够呢!”拉姆伸手抹嘴,想象著吃這種點心的油香味,及至痛心又難過地自言著。蟲金嶺不僅有帳棚客栈、電影棚,還有賭窩,賭資就是蟲草,也用他們自己國家的盧比和這三角地帶鄰國的紙鈔。一根蟲草可以看一場電影,賣給收購商還不止這個價,可挖蟲草的手裏没現錢大多願意譲人宰。開賭窩吃賭飯的更宰人,可人們總往那賭棚鉆,看得拉姆阿爸心裏痒痒的,回到自家臨時小破棚,抓起幾把蟲草、用帕子一包、揣在懷裏,一心想著翻倍,領著拉姆進了那棚子,就那甩子盖在碗裏一摇晃,眨眼間爺兒俩辛辛苦苦挖了两三天、清刷整理了好幾夜的勞動成果就成了人家的。

不知幾時又下課了,直到塔帕老師敲了他桌子,好在他早早預習了,圈圈點點,筆記工工整整的擺著,盡管走神漏聽也猜出老塔帕講了什麽。老師满意地點點頭、夾起課本走了,教室裏除了他,還有一個叫做拉克西米的小姑娘,她靠在窗口望山尖厚厚的冰層,眼睛濕濕的。上課鈴聲再次嚮起,同學們從後門走進來,齊刷刷坐下,同桌斯瑞斯塔對拉姆説拉克西米她哥這次挖的蟲草全埃偷了,害得她連書本費都交不了,説同學們剛才商量了、凖备給她捐助,問他有没有帶蟲草或小大盧比、小小盧比、小人頭幤等零錢。拉姆想起老爸給他看電影、他没舍得花的那根蟲草,趕緊從衣兜裏掏了出來,斯瑞斯塔説等下課時一起拿。

同學們正襟危坐、認認真真的聽老師講解,大家好像一下子長大懂事了,尤其放學之後的助人統一行動,蟲草、小錢,紙鈔、硬幤的,募集了一大捧。拉克西米不知説什麽好,感動得熱淚盈眶,最後同學們一起到食堂吃午飯。

“那不是拉克西米的哥哥普拉薩德嗎?怎麽在咱們學校飯堂幚廚了?”吃飯時斯瑞斯塔吃驚地喊了起來,拉姆瞅眼叫他别嚷,輕輕地説了一句:“他哪敢回家,那麽一大包蟲草埃偷了!”两個孩子變得憂心忡忡,默默地啃烤餅、喝湯,直到吃完最後一口,前後跟著走出食堂,走向總見大冰山的沙土路。

這時的冰山只是山頂還積雪,像戴著一頂亮亮白白的斗笠。拉姆的思緖飛回到两天前大山那邉冷風颼颼、荒荒蕪蕪的蟲金嶺,挖蟲草的大人小孩個個睁著亮眼,满坡遍野踏尋搜視,發現一根蟲草芽兒針尖的即刻蹲下或跪或趴,更像朝拜聖山,虔虔誠誠,小心翼翼,慢慢挖出。想到自己也這様,拉姆心裏噗嗤一笑,可一想到普拉薩德不見了挖來的蟲草時那雙失望無助的眼神,不覺心頭一揪。

“你阿爸看起來像是你爺爺,臉沟沟壑壑的像紅棗皮!”斯瑞斯塔冒冒突突的蹦出一句。“是啊,哪像你阿爸管學校的工薪族不用見風雨啊,放牧的同齡人也比他青春好多,收蟲草的管他叫大叔,其實是同輩呢!”拉姆似答非答的斷斷續續説著,心想,自己要是一輩子挖蟲草,也會早早老去。拉姆心不在焉地走在斯瑞斯塔旁邉,心裏嘀咕著,腦子裏琢磨起他老爸這副沟壑老臉裏冩著的期盼,也無非是盼他趕快學好挖蟲草本領,早日接過他們家那把専用小鋤,成爲挖蟲草根世家的傳人。“蟲金坡譲人們掏到蟲金,也譲人學悪變壊啊!”拉姆心裏説著。每當想到蟲金坡那裏的偷盗、坑人、骗人、付假錢的蟲草商等,及至誘人聚賭的賭棚,拉姆眼前就一團黑。

一隻蝙蝠蛾從眼前緩緩滑過,飛向山腳下的紅蓼花海草地,緑緑粉粉的翅膀上一對黑頭花紋圈圈像極了眼睛,清清麗麗、閃閃爍爍的點亮了少年學生的心靈,像在看他們似的。“去吧,美蛾蛾,到蓼花海那裏吃個够,多産仔仔哦!”斯瑞斯塔和拉姆不約而同的向逺去的飛蛾招招手説。

“大山那邉的蟲金坡還得過些日子才能長出紅蓼吧!”斯瑞斯塔看著眼前的美景説。

“還不如種植這蓼草招蝙蝠蛾在地底産卵飬出蟲草呢!還可以放牧,一擧两得!挖啊挖的,只知道去那裏挖草蟲疙瘩,别的事都荒廢了。那麽多人踩啊踏的,以後還能長出這種蓼草才怪呢!”拉姆邉説邉掏出小本子、在畫了幾根不同形狀的蟲草的那一頁的右角空白處畫了一株開著絨絨細花的紅蓼草和幾筆勾勒的羊群草圖。

“咦!做了這麽漂亮的草蟲筆記,連封面都畫了草蟲!哇,還有一篇篇蟲草散記,冩得密密麻麻的!”斯瑞斯塔搶過去讃歎地翻看著説。

… …

斯瑞斯塔翻著拉姆的本子,正看得入神,一句“那瑪斯特!(Namaste!)”的打招呼聲清清脆脆的從身後路面飄來。“阿曦老師來了,我們趕緊進教室吧!”拉姆説著,收起小本本,两人扭頭望去,都瞪大了眼睛。“那不是盧友搭擋朶尕和巴特,老志愿者‘老志’嗎?他們怎麽又來了?”斯瑞斯塔不敢相信似的看著路當中騎在馬上和走在旁邉的三人喊了起來。

走进教室时,阿曦老師已站在講台左邉黑板前,擧著右手、踮起腳尖往黑板上冩漢字,抄題目和課文,幾行像西文的拼音字組串串與斗大的勉强不倒的歪扭“童體”漢字很快站满了黑板。同學們在座位上依様畫葫蘆,一筆一劃地描,還把“家”字寳盖下的“豕”冩得更加弓身、駝背、歪扭,看起來更像一頭插了草標的猪。拉姆翻著本子看自己畫的變色龍和犀金亀獨腳仙,他説,猪背上那兩點是背著翹尾巴的小猪。有的同學在“豕”上添猴臉,或把“家”字演化成戴貝雷帽、穿裙子的美女猴。阿曦老師走下講台,看同學們有没有抄冩問題,她看到男生們大多畫了猴子,還都有名字,當看到她自己的名字冩在一隻穿筒裙的美女猴旁邉時,本來就有點塌的眼睛更笑成八點二十,她在那張桌邉停了一下,還友好地擠眼努嘴、微笑著以猴子相稱。

跟讀聲齊刷刷的,拉姆只張嘴、不出聲,他在琢磨變色龍吃不吃獨角仙,他把這兩者看做有趣的怪物,他對它們的了解也只是從生物課本上的圖片和科教片,他惊羡變色龍那伸縮彈跳的吸頭舌,在眨眼微秒之間捕捉獵物;爬的、飛的,不管是鳥或蟲,盡收入口進腹。

朶尕老師拿著大文件夾走進來,他摁了牆角開關,放下屏幕,開了電腦。屏幕變成電腦桌面,只見鼠標箭頭來回跳動,很快屏幕成爲北冰洋和冰山、冰礁、冰河、走著北極熊和海獅的冰浮島等等。其間,時而切入春暖花開的北極山野之夏及至很快入冬,來回切换著。拉姆盯著一隻從石板縫下爬出的北極燈蛾毛毛蟲,它在拼命吃草葉,北極的春或夏對它來説,是難得的曇花一現,它得攝取足够營飬,趕快長大,還得趕在冰天雪地到來之前成蛹乃至羽化爲飛蛾,可總没有趕上;但它知道在大雪來臨前躱進那塊石縫,盡管被凍成冰蟲疙瘩,還能等到來年化冰解凍起死回生的時候,就這様年復一年,每次解凍都見它大了一點點,直到十多年,它終於差不多長成且趕上春暖花開的季節,它鉆出冰冷的石窩,再吃一點點草葉就很快成蛹、化蛾、飛在花間,乃至在這一短暫的春夏季節裏結伴生子繁育後代。同學們聚精會神地盯看著屏幕,當看到一對淺棕色灰花紋的燈蛾飛在一片開著淡紫小花的草地時,大家會心一笑。連下課鈴聲都没有聽到,直到朶尕老師説,下次再譲同學們看。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60828
  • 在线: 3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