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一個浪漫的地方 /  心受

 

去年十一月,有幸再次踏上了緬甸,這個奇幻的浪漫地方。四年前去緬甸的經歷還歷歷在目,爬蒲甘佛寺看夕陽,走烏木橋祈禱愛情,這是我最難忘的經歷。

 

四年後的今天,又再次踏上了緬甸,一開始的感覺是累的,試想,我得從菲律賓南島坐兩小時的飛機到馬尼拉,再從馬尼拉坐四小時的飛機到新加坡,在新加坡過一夜,隔天早晨再從新加坡飛仰光,開會的地點是在曼德勒,還得在機場等上七八個小時,加上時差的關系,再另加一個半小時,飛到曼德勒已將近就寢的時間,累啊!

 

但是,一躺的旅途下來,我覺得還是值得的。

 

這次去緬甸,最令人驚訝的就是雲華師範學院,它擁有1000名華人學生,以傳承中國文化為目的,為緬甸各地培訓華文老師,提供老師。這使我這個在菲律賓土生土長,又在菲參與華文教育的人羨慕不已。菲律賓一直處在缺乏華文教師的狀態,以至不得不顧用一些當地畢業出來,只懂得半桶水中文的當地老師,或高價聘請中國大陸或台灣的老師。要是菲律賓能像緬甸雲華師範學院那般培育出一群師資較高的華文老師,那該有多好啊!步入雲華師範學院,讓人有如身在中國,看到,聽到學校老師與學生之間均用華文在交談,甚至學生與學生之間也都是以華文在交談,令人倍感親切。每每想到在菲律賓與學生說一句華文還得用英文解釋一遍,就感到菲律賓華文教育的失敗。

 

我喜歡緬甸,喜歡曼徳勒,喜歡蒲甘,這些名字一聽就令人覺得浪漫。而緬甸,也的確是一個浪漫的國家,踏上緬甸,一切的浪漫都將會奇跡般地發生。浪漫,是那一種感覺,不是說你一定要遇到某個人,發生某些事。

 

曼德勒古城的那座古老的烏木橋,相傳只要走過橋頭便可遇上「真命天子」,我已經是個已婚的人,所以沒必要去尋找浪漫,因此兩次,我都只是坐在橋頭,看著人來人往,看著太陽西下,看著橋頭上賣東西的人兒與客人們在討價還價,偶而我也會參與其中,與當地人聊聊家常。緬甸人很和善,不管你買是不買,他們的態度都是同樣的和藹可親。抱一個相機,就能在橋上坐上一天,在那裡,有令人拍不完的東西,不管是拍人或是拍景,拍當地人或拍外國人都同樣有情調。尤其是夕陽與扁舟,簡直美得像畫。

 

緬甸仰光大金塔,可說是金碧輝煌,這裡供奉了四位佛陀的遺物,包括拘留孫佛的手杖,正等覺金寂佛的淨水法器,迦葉佛的僧袍,還有佛祖釋迦牟尼的八根頭發⋯⋯關於這八根頭發,還有著這麼一個傳說:傳說釋迦牟尼成佛後,為報答緬人曾贈蜜糕為食而回贈了八根頭發,而這對遇見佛祖的商人兄弟收到了佛祖的八根毛發,准備送到佛寺供奉。當該八根佛祖毛發在兩人的金匣子取出供奉時,有些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從發絲散發出來的光穿透天(堂)地(獄),使盲的能見,聾的能聽,啞的能說得清楚;而且天降旱雷,地動山搖,連須彌山也受到影響,寶石像雨般從天而降,深度達至膝下而止;在喜馬拉雅山上的樹,即使不在開花的季節中也紛紛開花結果了。”

 

我亦腳走在大金塔的旁邊,有種心靈的平靜,彷佛所犯的過錯,都已得到了赦免。在大金塔上,我遇到了一只貓,趕忙手持相機整個人扒在地上,給它來個特寫。結果這只佛寺中的貓,被我貼上網路,引來了不少詩人為它題詩。

 

緬甸女士喜歡在臉上塗抹一種叫特納卡的粉,這種黃粉來自於黃香楝樹,用這種樹干研磨出來的黃香楝粉,有防曬的作用,還防蚊蟲叮咬,起到消炎,清涼,止痛,止癢的作用。我們一群人,不管是男是女,為了想入風隨俗一下,都紛紛塗上特納卡,拍照留念。這粉塗在臉上有種冰冰涼涼的感覺。大家又紛紛買點回家記念,也真的只能是記念,相信很少人回去後會去用它,因地方風俗的不同,會被當成怪物來看。上一次去緬甸我買了一盒現成磨好的粉,這次卻買了一根木干,因為石磨太重沒買,因此,這木干就成了我家的裝飾品。

 

緬甸人生活簡單樸素,感覺他們也很容易滿足,可能是信佛的關系,人也和善。就連街道上的乞丐都沒有流露出一點貪念的表情。穿著橘紅色袈裟的出家人,隨處可見,他們手持黑色缽盂,排成一排,走在大街上,很是引人注目。尤其是游客,總是拿著相機追趕著拍照。

 

好像提到了很多拍照,因為一想到緬甸,總是讓人忍不住想到拍照,例如蒲甘佛寺,就是一處不得不拍照的地方,而且是不能只用手機或是傻瓜相機,那簡直是對美的一種污辱。我們風塵僕僕地坐著巴士,來到了蒲甘,那經歷過戰爭,地震還留下來的三千多座佛塔,給人的感覺真是驚艷,它們靜靜地對我們訴說著歷史痕跡。我們一步一步爬上了無比斜的高塔,手扶鐵杆,步步驚心,我直把眼神往上看,一點都不敢向下望。一層一層地爬到了最後兩層,最後那層再怎樣也不敢上了,坐在塔上等待著夕陽西下,那種景色,那種感覺,從來都不曾有過。觀望著眼前的一片佛塔,自覺到本身的渺小。人生路還長,還需多努力。從塔上再一步一步地往下走,建議背著下,保持上去的那種姿勢,不然怕是腳會抖,頭會暈。我說的是我自己。但是如果有機會再去,有機會再爬一次,我還是願意的。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悼念雲鶴和吳岸老師
ni hao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走吧!去雲岩
真的写得很好!得奖是“实至名归”!欣赏!欣赏!
18/08/2018 09:17 am
文章: 無題
写得很好,欣赏了。—-心受
27/07/2018 09:42 pm
文章: 沉默的冷
在39度高温环境里的冷是非一般的冷。
10/03/2018 01:52 am
文章: 小树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12/11/2017 05:54 am
文章: 坑廁三姑傳說
我最近厦门行,一女团友如厕时丢了钱包,幸好丝纹不动。我对她说是她运气好,也可能是厦门人拾金不昧;但要感谢“坑厕三姑”为她守财。在座的人都漠然,唯锺灵天生慧质,一点就破。现把我多年前文章再發表,博君一粲
05/11/2017 01:49 am
文章: 腐木的春天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02/11/2017 06:33 pm
文章: 移情费(二)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02/11/2017 06:42 p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847862
  • 在线: 4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