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記行     /劉一氓
        經香港轉機芬蘭,原擬提前到港,在香港休息一天,第二天早上再乘機飛往目的地。突然間黑衣人頻頻「做嘢」,我怕當日從市區出不來,乃臨時改了機票,推遲一天到港,就在香港機場過夜,不入市區。在香港機場的當夜,我發現像我一樣在機場過夜的還真不少,大概百多二百人,各據一座椅,或蒙眼,或包頭,各自呼呼大睡。茫茫長夜,我擁著行李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有沒有睡覺自己也說不清。
  翌日早上飛10個半小時抵芬蘭赫爾辛基機場,再轉機飛1個半小時於夜晚12時(香港時間)抵達伊萬若。從前一天下午4時到馬尼拉機場算起,整個航程持續32小時,實際飛行約14小時,其餘為候機時間。
  在航機上看了一套電影,半本《老殘遊記》,倒也不覺辛苦。今年坐了三趟長途,不知不覺治好了自己的飛行恐懼症。以前我是連往香港的一個多小時都覺得不適應的。行程的頭三天在芬蘭北部的伊萬若和薩利色卡,均處於北極圈,整個大地被冰雪所復蓋,那種冰天雪地的景象頗令人震撼。
  早上9點多10點天才亮,3點過即已天黑,白天也是陰陰沈沈,一片昏暗。馴鹿場、哈士奇狗場等,都頗能使人感受雪地風情。在哈士奇狗場,我聽到身邊兩個漂亮的芬蘭女員工在嘰里咕嚕講芬蘭話,乃好奇搭訕。她們有些靦腆,非常友善,身處苦寒陰冷之地,臉上卻是不乏陽光。她們告訴我芬蘭是個奇特的國家,現在白天只有數小時,但一到夏天,太陽還沒落下時就又升起,因此24小時都是白天。我看到她講及自己國家的奇觀時興奮而熱烈,像孩子般可愛。末了,問我感覺芬蘭怎樣?我當然說喜歡,實際上我也非常喜歡!我想起在埃及時一個埃及男子也曾這樣問我。當我告訴他我喜歡他們的國度,他露出高興的神色。看來愛國之情也是一種人性。而我,我幾乎喜歡我走過的每一個國家。在芬蘭北部的第二天晚上即往山頂等候極光。山中更為寒冷,所有的樹木都披著沈重的雪衣,有些更是整棵被冰雪包起,像漢白玉的雕塑。天空有薄雲遮蓋,朦朧中似乎有幾顆若隱若現的星星,在無限遙遠處閃爍。極光沒有出現。
  第三天晚上到羅凡尼美繼續追光,這一夜滿天繁星,天色清朗多了。山中氣溫同樣極低,儘管有篝火取暖,腳趾仍凍得發麻。營地旁有河流,尚未完全結冰,黑暗中仍有水聲淙淙。多久了我沒有這樣接近大自然?雖然極光始終不出來,我倒不覺得失望,旅行於我,只為領略異國風情,看看世界不同的角落人們的生活,非為一奇一景。我們停留的那天,羅凡尼米日間氣溫低至零下12度,賣紀念品商店的女孩告訴我,這種天氣他們算是暖和的天氣,到了十二月底,會低至零下38度,雪深三米。羅凡尼米稍近芬蘭中部,天色較為明亮,不像北方那樣陰鬱。酒店靠近河流,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走到河邊,見東邊天際出現了一抹曙色,未幾,晨光鋪滿雪地,極為柔美!這一切令人驚喜,好幾天沒見過陽光了!我沿着河岸往復徘徊,沈醉於那一片潔淨的世界。太陽始終沿地平線移動,沒有升上來。第五天橫過波羅的海走向瑞典、挪威及丹麥。
  在北歐數天,雖是行色匆匆,但旅遊車穿過大片的國土和數個城市,也使人看到一個國家的大致風貌。他们潔淨的自然環境,保護完好的古蹟,童話般的城市和鄉村,衣裝高雅的矜持而友善的人民,給了我美好的記憶!那是今日地球上存在的一種不一樣的文明。
  每次旅行,背着相機在異國的人群中穿行,總有不少留在心頭的點點滴滴,使人長久回味。剛回家,又期待着遠行!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116502
  • 在线: 14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