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诗自远方来

         ——遥思一位老诗人

 

/张龙福(青岛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很多年前,我还年轻,就很认真地读过《论语》,后来的年月里,也时常翻阅,感触很多,受益匪浅,但最喜欢印象也最深的还是开头那三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也许不少人是和我一样的感受吧?!

       既然喜欢,就该照着做。我虽愚钝,但从小就爱读诗,许多旧诗,新诗,都常常反复地诵读,品味,自以为是很好地实践了孔老夫子“学而时习之”的教诲的,至于交友之道,非我所长,加之天性孤僻,朋友也就不多,但“有朋自远方来”的乐趣,我还是能够体会到的,对“人不知而不愠”的风范气度,也是颇为赞赏的。

        之所以絮叨上面这些话,缘自我近一年来与一位才情洋溢、蔼然可敬的老诗人交往的切身感受和联想。说是交往,实则人在异国他乡,远隔数千里,未曾谋面,只是在微信上时常交流,说是交流,实则也只是老诗人经常写诗发给我看,而我只是默默地欣赏品味,有时也略加评点或只是点赞而已,没有深思熟虑之前,我是断不敢多加评说的。因为诗文虽被许多人看作小道末技,甚至无病之呻,但对挚爱它的人来说,却是心血之结晶,不朽之盛事,岂可唐突轻薄言之?起码我本人就是这样,从小爱诗读诗,如今也写诗,是从心底里奉诗为崇高神圣之灵物的。

        与老诗人的交往很有些偶然。是十一年前吧,八十年代就以写朦胧诗而知名的曹安娜教授,要编一本对海外华人诗作的评论文集,约请我撰写其中一篇,让我评论的是泰国诗人岭南人的作品。拿到岭南人的诗集,我很认真地细读了多遍,感觉写得很出色,其诗辞精意美,神采焕然,既有现代新诗的自由品性,又内含古典诗词的美学风韵。更让我感动的是,岭南人已近八十高龄,但其诗情之高昂振奋,诗风之风流潇洒,却是许多年轻诗人也难及的。呵呵,真是一个可敬可爱的老诗人!受其感染,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地写了一篇题为《风流谁似岭南人》的诗评,交给了曹教授,便觉得完事大吉,不再挂心了。孰料过了一段时间,曹教授转告我,说是老诗人读了我的诗评,十分感动,并索要了我的联系方式。果然,很快老诗人就给我打来电话,寒暄之后,特意告诉我,读了我的评论,他有遇到知音之感,因为评论他诗作的人很多,但我的评论最契他心怀,特别是我对他诗作《蝉》的解读,更是深深参透了他的用心,而这首他本人很看重的诗,之前却一直被评论者所忽视。最后他还特意邀请我以后一定要到泰国参加他们的笔会,或者也可以到泰国旅游,借机晤面畅谈。我虽然诺诺应承下来,但也只是出于礼貌而已——说来可笑,因为我不敢乘坐飞机,而似乎也没有直达泰国的列车,即便有,如此长途之旅,也很令我犯怵。

        此后十年间,老诗人给我寄过几次载有他诗作的书报,也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所谈的都是诗,也总是忘不了邀我去泰国。十年来,交流虽不多,也未见面,但老诗人对诗的热诚和挚爱,给我印象却很深。我有时想,我与老诗人的交往可谓真正的忘年之交,君子之交,也可谓真正超乎世俗的神交,借用曹教授那本评论海外华人诗作的评论集的书名,也就正是“美丽的中文,将我们连结在一起”。

        一年前,我们的交流才多了起来,但话题也还都是谈诗论艺。那时,老诗人刚刚学会了用微信,就立即加了我,我还记得他刚用微信语音通话时的无比兴奋之情,让我也很受感染,觉得这高科技确实很奇妙,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多少难以言喻的奇迹啊!

        从此,老诗人就经常给我发来他的新诗作,有时隔数天发一首,有时一天发数首,其诗还是那么辞精意美,神采焕然,想到他年近九十,还有如此高昂的创作热情,不由地令人由衷钦佩和赞叹。一天收到他的诗作,高兴之余,我的脑海里忽然涌出一句“有诗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同时也想到,虽然神交已久,但除了诗,我对老诗人的生活和性情等方面几乎毫无所知,而他对我也是所知甚少,也正应了孔子所言的君子气度了。而我对他发来的诗,闲来无事,也时常翻出重加浏览,也可谓是“学而时习之”了吧!

       越来越临近过年了,老诗人也越来越少发来诗作了;过小年的那一天,我发去问候,也没有回音。我想也许是过年忙碌劳累,老诗人要好好休养一下了吧?但同时心中又隐隐地生出一丝不祥之感,但随之又想到老诗人精力旺盛,诗情高昂,应该长寿百岁的,似乎是我多虑了,于是心中也就放下了此事。不料,前天突然收到曹教授发来的讣告,原来老诗人已永别人世,驾鹤而去了!

      呜呼!天地无情,不假年月,终不肯让老诗人得享百岁之寿。我不禁有些惆怅伤感,心中也涌起了如鲁迅在小说《祝福》中的慨叹:“但愿不如所料,以为未必竟如所料的事,却每每恰如所料的起来”,说什么好呢?但转念一想,人生百年,终有一死。老诗人享年九十,也算高寿了,且其诗文光彩照人,必将长久流传人间,也算是精神不灭了。况泰国乃佛教之国,老诗人蔼然可敬,想必也是信奉佛教的吧?老诗人此一去,也必将转世为另一吉人吧!那么,就让我这样默默地祈祷吧:但愿如此,应该如此,必然如此!

      老诗人在海外华人文艺圈里可谓大名鼎鼎,但隔行如隔山,对海外华人文艺缺乏了解的人,也许对其并不熟知,这里略作介绍,也顺便收束本文吧。老诗人本名符绩忠,笔名岭南人,1932年10月生于海南文昌,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符先生多年在海外经商,业余时间写诗也写散文,先后出版了多本诗歌散文集子,成就斐然,成为海外华文圈中著名诗人,他的笔名岭南人也就蜚声诗坛,传之四海。符先生定居泰国,历任泰华写作人协会副会长,泰国华文作家协会、泰国文艺作家协会、泰华新诗学会副会长,泰国文学艺术会会长,世界华文诗人笔会副秘书长,并兼任厦门大学东南亚华文文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我看詩的長與短
ZrGWnqBXckNz
01/03/2021 12:31 am
文章: 我看詩的長與短
bZBRdozVIDQXM
01/03/2021 12:59 am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408472
  • 在线: 3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