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与特朗普                陈扶助

 

迟迟不忍撕掉最后一页,

可时针已跨过子夜,

焰火不再呼嘨,

旧的任务必须由新的取代!

 

风捎来信息,

说特朗普的相貌和性格,

都像雄纠纠的大公鸡,

昂首挺胸、声音宏亮。

二零一七是鸡年,

地球村注定他最威风。

 

換上了新挂曆,

忐忑地推窗远眺,

吸一口呛人的硝烟,

那曾经是传统的年味。

 

如果我们能站到黎明,

曙色就会破雲裂罅。

如果我们能等上一年,

特朗普只有两项选择,

妥协或被孤立!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悼念雲鶴和吳岸老師
ni hao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走吧!去雲岩
真的写得很好!得奖是“实至名归”!欣赏!欣赏!
18/08/2018 09:17 am
文章: 無題
写得很好,欣赏了。—-心受
27/07/2018 09:42 pm
文章: 沉默的冷
在39度高温环境里的冷是非一般的冷。
10/03/2018 01:52 am
文章: 小树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12/11/2017 05:54 am
文章: 坑廁三姑傳說
我最近厦门行,一女团友如厕时丢了钱包,幸好丝纹不动。我对她说是她运气好,也可能是厦门人拾金不昧;但要感谢“坑厕三姑”为她守财。在座的人都漠然,唯锺灵天生慧质,一点就破。现把我多年前文章再發表,博君一粲
05/11/2017 01:49 am
文章: 腐木的春天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02/11/2017 06:33 pm
文章: 移情费(二)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02/11/2017 06:42 p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847975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