擾攘凡間不願留

——悼文錦寧君

/過客

有一种情感,它不需要血缘的維繫,也不需要彼此的承诺;但会在你的一生中涓涓细流一样永不停息。它——就是友谊。

我步入華文文壇不久就認識文錦寧君,但只能算點頭之交。我寫古詩,文君寫新詩,隔行如隔山,交匯點不多;也可能“君子之交淡如水”,深情寓在不言中。

留給我深刻印象是文君的謙虛,他坦言自幼家貧失學,十一歲才讀穗城夜校,小學畢業就進入社會謀生。文君也不諱言他是電腦盲,高深的道理也弄不明白。小學程度就能寫出這樣瑰麗的詩篇?我不禁肅然起敬。他最早使用的筆名是“夢玲”(後改蒙靈),好像是懷念叫“玲”的夢中情人。他終生未娶;一點哀思,伴隨詩人遨遊極樂世界。

已故解放日報文藝版編輯徐敬業曾跟我說,有兩位華語詩人在等著稿費糴米,其中之一就是文君。顏回瓢飲簞食,千載佳話,也不是什麼醜事。有一次文友聚會,見到他佝僂身影,我連忙上去扶一把。他告知他剛剛卒中,原來跟我同病相憐。我向他傾訴:我也是西醫束手,是靠吃“安宮牛黃丸”,才撿回一條命。他歎了口氣:“幾百萬元一粒,怎麼吃?”我不禁惻然。開完會,我不顧道路相左,把他送回平泰住宅區,想不到這是永訣。

他以病弱之軀,用驚人的毅力,學會使用智慧電話,把作品上傳,我才得以欣賞他的全部佳作。我僅節錄他的遺作“不一般的擁有”(20/6/15)作為紀念:

                  ……

走上不歸路上

你會否慶幸吟哦?——

「……我,已無悔擁有

人應享的一生歲月……」

難道詩人 的靈感告知他已走上一條“不歸路”?

 

今天凌晨,接到曉東編輯的通知,我如五雷轟頂,好一會兒才明白怎麼回事。斯人已逝,他是“擾攘人間不願留”,卻給我留下無限惆悵。我謹撰寫一副對聯,獻於他的靈前:

錦繡文章,莫歎文壇無知己;

寧馨歲月,方明衣缽有傳人。

安息吧,文錦寧君千古!

 

2020/7/7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315750
  • 在线: 2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