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答树影里的流光溢彩

——读康静城先生的诗歌

                 / 迦南

走进静城先生在新加坡文艺网页上开辟的专辑诗文园地,让人感到舒适惬意,风和日丽……

漫步静城先生旖旎风光的诗园,走访每一首长诗或短篇小院,寻遍诗句语词的角角落落,诗意诗眼或在字里行间,或在你不经意的花瓣草尖,或在同题组诗里时隐时现。走着,读着,品着,吟着,耳边、心间还会不由自主的哼出狮城著名电视剧《亚答籽》的主题曲《亚答籽》连同插曲《岛的儿子》,除非你不知道有如此相得益彰的歌。你边哼边品读,乃至将作者与剧中主人翁的生活经历加以对比、追溯。恍惚间,一阵乡音笑语和亲切交谈声飘然而至,你被引入静城先生的故国祖屋,原来你已访遍整个诗苑,还走进诗人家乡老屋《当五十年的思念城堡在眼前出现》组诗意境中的“城堡”里,听着诗人的叙述,分享游子浓浓淳淳的乡愁。

南洋不算远,却让诗人从少儿到白头老年、在写这首《思念城堡》之前才得有一次省亲探望的机会,可见过多的无奈与不易。梦里寻它千百遍,终于有机会探望阔别五十年的家乡,被叔叔婶子等长辈亲人拥入祖屋,被舅舅牵着手,让久别重逢的“游子”感动得热泪盈眶,犹如回到被青年长辈叔叔舅舅们领着牵着的童年。五十年的离别,实在太长、太长,眼前已是耄耋舅舅牵着“古来稀”外甥。这太长的离别还让诗人见不着好几位叔叔。可见《思念城堡》的哀伤。这哀伤或乡愁意境还可见在:祖屋年久失修,田园荒芜,无人耕种,年轻人出去打工等诗句画面。

对所有离乡背井的游子来说,乡愁是双重的,故国的乡愁与他乡寓居地或第二故乡的乡愁总时刻萦绕心间。静城先生的乡愁,还加之他多年来对华语域外传承与使用的担忧,促使他更加努力开垦创作,耕耘不缀。不仅自个儿单独努力,还领着大家“栽文竹”、“舞诗龙”一起“垦荒”写作,尤其是牵起“龙头”带领文友做同题诗歌接龙。他的努力与执着,带动一方,成为文友们的表率。

静城先生的诗歌,题材广泛,一草一木一花一物,一路人,一街景旧貌、新影、货摊,自然灾害、环保,空气污染等等。甚至一盆假花,在诗人的笔下开得栩栩如生,被赋予生命和思想;一行人的不便、一景物的变迁都他关怀之中,如《受苦受难的橡树》、《结霜桥不再结霜》、《牛车水》、《亚答树和亚答籽》等,无不透出人文关怀,其赤子之忱与晶莹剔透如“亚答籽”的诗心诚然可见。

亚答树从人们屋前窗边退居到公园成为只能向游人招手的观赏树,实属无奈,并非高升或养尊处优,而是乡村“甘榜”被日益扩张的市区楼林蚕食的结果。亚答树让人想到用亚答树叶搭建屋顶的亚答屋,那是南洋的乡间甘榜的淳美本色,是静城先生第二故乡狮城星洲的原貌。当今土生土长的年轻星洲人早已不识亚答树,不知其“长剑”叶形或叶子搭棚盖屋与编织器物的用途,还几乎未曾见过或尝过亚答树结的晶莹剔透美味的珍鮮果子,偶尔在饮料里吃到加工过的亚答籽,还以为是饭粒、米汤,这是甘榜一去不复返的失落和哀伤!甘榜一去不回头,连同往日那有炊烟气息与香甜果实的亚答树,唯有在南洋诗人们的梦里相互映照永放光彩!康家诗园更不例外!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83342
  • 在线: 5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