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事业   /郭永秀

 

近日中国广东广播电视台一行7人,远赴海外拍摄专题节目:纪录片《月光光:童说岭南》方言童谣系列。4月30日,他们特地到我家拍摄我的生活花絮,5月1日又到到福州会馆拍摄我所指导的星岛合唱团及星岛童声合唱团演唱广东民谣《月光光》及潮州儿歌《天顶一粒星》和《门脚一丛梨》。

在作专访的时候,他们问起我在新加坡从事的是什么?我说白天是我的职业,晚上则是我的事业。对这个说法,他们感到很有兴趣。要求我更进一步的说明。

 

受训成为技艺教师

 

20岁开始,我便受训成为技艺教师(Craft teacher)。当时新加坡独立不久,需要大量的熟练工人从事建国的工作,我们这群教师就是为了训练这些介于工程师与普通蓝领工人之间的群体。我当时学的是电视与收音机维修专科。我们一边教学一边学习,并积极自修考取英国海外技师文凭。以一个华校出身的人,两年的训练,便须以英语来教学,说起来是非常辛苦的,却也撑过来了。不久后又到理工学院深造,继续学习其他的课程。

我一向对科学很有兴趣,所以后来也进修学习电子、电脑、机电、电器、保安科技等科目。理工教学,也就成了我第一份也是最后的职业。

 

而其实我最大的兴趣是文学与音乐。当时的社会情况,要专业从事文学或音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我只能以教导科技为职业,从早期的职业与工业局的技艺老师,到后来的工业教育学院的讲师,足足教了48年的科技,才于去年9月底退休。这份职业,给了我稳定的收入、安定的生活基础,让我能在业余,继续追求我的理想,也是我一生的事业--音乐与艺术。

 

文学与音乐占据我业余的时间

 

十几岁开始,我便开始写诗。这是一个艰苦的行程。因为在我的身旁,并没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我一起写作。我几乎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从马来西亚出版的《学生周报》开始投稿,到后来的《蕉风》,再后来新加坡的《南洋商报》艺林版、《星洲日报》的星云版、文艺杂志《星岛少年》等不断地的投稿。由于性格内向,也不懂与其他作者打交道,始终是一个人。直到80年代初,诗人文恺邀请我加入当时非常活跃的五月诗社,让我开了眼界。从此创作不断,十年之内出版了4本书.那是我写作的黄金年代。

 

音乐方面差不多也是同个时候开始。在念道南小学时,偶尔听到一位女生在音乐室里弹钢琴,启发了我对音乐的兴趣。但当时家里经济情况不允许,父母也不支持。等到上了中学,听到一位同学吹口琴之后,才买了自己生平第一件乐器--口琴来自学,此后也陆续自学了二胡、笛子、单簧管、唢呐、中阮、柳琴、大提琴、倍大提琴……幸运的是:70年代初认识了我的第一位老师:马文先生。他教我小提琴、作曲、指挥,奠定了我的音乐基础。稍后也跟沈炳光老师学作曲、音乐分析、曲式学等;又师从李豪老师继续学习指挥。

 

几十年来。文学与音乐几乎占据了我业余以外的所有时间。我庆幸自己有机会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把它当成了我一生孜孜以求的事业。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34625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