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黄昏.木棉树

/一狼

 

三月里一个黄昏,我驾车悠闲经过一条优美而宁静的林荫小路。悠扬的树荫绿野里,盘屈着一棵木棉树; 它笔直、它高耸。稀疏的绿叶枝丫和木棉花相互交叠,筛下蓝而深邃的余晖。

我忽然想起,二月是红艳木棉花高高挂在光秃秃枝丫的时刻,如今不觉已是风起掠过树梢,唤醒如蚕丝般的‘雪花’。槁黄的木棉花外壳像干咳着的人,浑身抖索。成熟的木棉苞,裂嘴微笑,棉絮一簇簇,舞动着美妙的姿态,洋洋洒洒如风犁卷云,轻轻降落。此刻的木棉如同雨中飘零的雪花,总是轻轻地,不经意地,顿时教心情凝成一种遥远的记忆 ......

 

小时候,我们全家人睡的都是父亲用棉花制作的床褥。厚厚的床褥,睡起来柔软有弹性,床上的抱枕和枕头,搂抱着十分舒服。

 

那个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用这种传统手艺制作的床褥。虽然用久了,床褥会变得越来越扁,但是只要定时让它晒晒太阳,便可以陪伴长长久久,温暖如梦。

 

父亲工作的地方是在大路旁一间旧店屋。小时候,我的身影时常流连在屋后一片小园地。父亲在园地一角,用帆布搭建起一间弹棉花的小房子。我经常透过缝隙,注视着父亲的背影舞动双手上的弦弓,有节奏地弹打棉花,直到所有棉花被弹得疏松。漫天飞舞的花絮,经常惹来一阵惊喜和尖叫,而父亲却累出浑身的汗水。

 

母亲听人说,从事弹棉花工作的人很容易彌患肺部疾病,所以她经常熬煮清肝补肺的汤水,给父亲喝。

 

店里有一位叔叔,负责把父亲弹好的棉花塞入床褥内袋,再拍打至到床褥蓬松平整,收口后还得一针一线上下缝制,把床褥缝得平贴、坚实。而我最喜欢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从床褥拔出长长的针线,模仿他们一针一针地插在床褥上。看见有人进来,马上把针线插回原来的位子。对孩子来说,那是很好玩的游戏。

 

偶尔顾客抱来旧床褥,叔叔忙着从旧床褥里取出棉絮,将成块的旧棉絮撕开后,再由父亲击打成漫天飞舞的雪花,然后将打散的棉絮挑均匀,从新为旧床褥换上新装。

 

棉花制作的床褥,除了可以循环再用,它具有较好的吸湿和透气性,柔软且保暖。虽然,随着市面林林总总的床褥出现,然而,父亲亲手制作的床褥却是没有任何机械床褥能够比拟。这是我父亲的骄傲 ---- 一种沉重的生活里,绝对不轻的生命态度。

 

十年前的一个黄昏,我带着孩子来到木棉树下,捡拾飘落的棉花。孩子把种子掷在草地上,然后问我:"以后我们再来,种子会不会长成树 ?"我说,再过二十年后,当岁月漂白妈妈的鬓发,再沿着这条小路走来,或许这些木棉花籽已长成另一棵茁壮的木棉大树。

暮色渐渐流注而来,木棉花树就像酵母一样,在我的心里酝酿成对父亲的一种缅怀; 在记忆最深的地方,随棉花絮飘舞。

 

别了,木棉花树! 明年这个时候,清风翦翦,晚云回眸,夕阳归去,而我会再来!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在飞机上,看雲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观赏飞机下的云层。每次都拍摄很多不一形状的云朵,独我觉得挺兴奋的!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悼念雲鶴和吳岸老師
ni hao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立春
你好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走吧!去雲岩
真的写得很好!得奖是“实至名归”!欣赏!欣赏!
18/08/2018 09:17 am
文章: 無題
写得很好,欣赏了。—-心受
27/07/2018 09:42 pm
文章: 沉默的冷
在39度高温环境里的冷是非一般的冷。
10/03/2018 01:52 am
文章: 小树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12/11/2017 05:54 am
文章: 坑廁三姑傳說
我最近厦门行,一女团友如厕时丢了钱包,幸好丝纹不动。我对她说是她运气好,也可能是厦门人拾金不昧;但要感谢“坑厕三姑”为她守财。在座的人都漠然,唯锺灵天生慧质,一点就破。现把我多年前文章再發表,博君一粲
05/11/2017 01:49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877922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