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長沙途中想起洪生 / 林錦

到長沙南高鐵站的時候,是晚上九點半。從唐山高鐵站到這裡,途中經過18個站,歷時九小時。這是我二十九年後再到長沙。我第一次坐高鐵,雖是二等座,座位寬敞,比在機艙裡舒適。列車時速三百公裡,平穩飛馳,人坐在車廂裡,幾乎沒有感覺到動。車廂裡有吃的、喝的,點了隨時送到,同時任何時間可以自由走動。然而我卻感到十分寂寞,時間很難熬。在唐山幾天,有點疲倦,本想進了車廂,可以好好睡一覺。但身體累,精神卻異常活躍。說是思潮起伏,一點不為過。

回憶起二十九年前,同樣是長途跋涉,從廣州坐火車到長沙十二小時。時間雖長,但感覺完全不一樣。當年洪生、南子、秦林和我四人,千裡迢迢遠赴長沙出席「第一屆世界華文兒童文學筆會”。洪生負責買軟臥的車票,我在上鋪。火車轟隆轟隆,從黃昏走進黑夜,窗外的原野一片漆黑,偶爾出現幾豆農村的燭光。火車徐徐前進,緩緩擺動,躺在臥鋪上,猶如睡在搖籃裡,享受著火車在神州大地發出的催眠曲,那是此生最舒適歡愉的時光。

我靜靜地坐在向長沙飛馳的高鐵裡,當年在長沙會議期間的生活畫面清晰的模糊的,不規則地在眼前穿插跳躍。那是我第一次踏上中國的領土,第一次到國外出席文學會議,興奮之情,難以言表。我有這個機會,是洪生提供的。一九九零年,洪生、南子和我都在教育部課程發展署編寫課本,雖在不同的教材組,但我們都喜歡業余寫作,也時常碰面。洪生鼓勵我們參加上述筆會,我們答應了。我只知道舉辦筆會的地點、日期、性質,其他的都不清楚,反正一切由洪生負責,包括行程,買機票,訂火車票等等。

在寂寞的旅途中,最容易想起故人,想起唯一一次一起遠行的洪生,感觸特別深。我是在今年八月才從陳彥那裡知道洪生逝世的消息。洪生曾經擔任錫山文藝中心的主席,那是從長沙回來以後的事,由於志同道合,我們自然在一起搞文學活動。文學活動不多,我熟悉的洪生還是工作上洪生。洪生擔任了一屆主席,便離開了錫山文藝中心,我繼續留在理事會。洪生不說他離開的原因,我也沒有問他。他人隨和友善,但相當倔強。記得當年他決定離開「小學預備班教材編寫組”,態度非常堅決,鬧得不愉快而離開,那時我同意填補他留下的空缺,也算是幫他一個忙。洪生離開錫山後,幾乎與文壇隔絕,從此沒有看到他在報章雜志上發表作品,直到他離世。年輕的讀者作者可能不知道洪生的文學成就。他的《掌上驚雷》是新加坡第一本微型小說集。他不但微型小說寫得好,更擅長寫散文隨筆和兒童文學。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在中國出版了一本散文集。洪生淡出文壇後沒有參與文學活動,也沒有看到他發表作品。其實他有繼續給出版社寫兒童故事,用多個筆名出版,相信著作數量不少。

想著想著,一幕一幕回播的場景隨著高鐵扔下一站又一站,高鐵終於進入長沙南終站。時間是晚上九點多,出了海關,大廳的燈光柔柔的,不亮。我的心情錯綜復雜,向前方左右搜視了幾分鐘,看到兩位中年婦女站在角落,趨前一看,果然是王艷和劉超美,二十九年前在兒童文學筆會接待我們的湖南作協的女青年。

在送我到酒店的路上,我們聊著,話題主要圍繞著筆會主辦單位《小溪流》和主編金振林老師,以及新加坡代表團團長洪生。我始終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懷念洪生。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162926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