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缘姻缘一生缘                

 

陈扶助

 

童稚之年,

被恶作剧的大叔,

灌下满陶碗的地瓜酒。

自个儿在里弄间踉跄,

找不到回家的路。

 

第一次酩酊、沒把我吓倒,

酒又变成献媚的小猫咪,

时不时來撩拨廝磨,

像失眠夜枕畔的一束柔光。

 

冬季、雪花在窗外漫舞,

木炭在壁炉内闷烧。

我放任苦辣的小精灵,

穿喉入肚。

 

不敢学狂狷的高阳酒徒,

但求片刻朦胧,

竟夕酣梦。

酒缘姻缘终此生不离不弃,

再回首已隐入蒸雾岚烟。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04672
  • 在线: 11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