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喃的啟示

  / 迦南

 

我的漢喃探索始於對現代越南文聖經的漢喃轉冩、譯讀,使之還原爲其初始面目,即漢字式越南文“漢喃”形式,以便與漢文、漢字、漢詞,可比可鍳。同時,也磨練自己的譯讀能力。聖經譯文語種很多,且同一語種就有好多版本,是外語學習與探索的首選,尤其在當今網絡時代。打開多語種聖經網就可以看很多語種或版本,唯獨不見漢喃聖經,只好自己從現代越語文本譯讀、冩出。讀著,冩著,轉譯、品味,很解惑。讀完《創世記》,又讀《詩篇》、《雅歌》、《出埃及》、《馬太福音》等,從生硬到熟悉相知……

 

越南語是通往古漢與古越的橋梁、捷徑,但不掀開其拼音面紗,還其本來面目,很難瞧見;不妨視其爲方言鄉音,或學或探討,可收擭倍增。而死記硬背去學,及至無視其字詞的出處或與漢文漢字的聯係等,更是不可取。越南語至今依然保留著古漢與古越相通共用的音韻,如魚母“ng”或疑母“nh”等,比古越都紹興話或甌語温州話等漢語方言裏的這類古韻保留更多,詞語也更豊富。越南早年使用漢字、漢文,後來又借用漢字和改造漢字,混合成漢喃體係、漢字式的國文漢喃文,但這様的混合體文字也只是冩些文言文詩歌等文學作品。記事、書冩、官方公文等還是漢語漢文,即還不被認可,未曾取得“正統地位”。這種情況,不僅在越南,漢字文化圈國家日本、高麗等,早年也有類似情況。漢喃文的出現,也只是處在文言文階段,還没待發展,就被法國人改成現代拼音式的越南文。

 

拼音越南文,亦即現代越南文,它譲越南人讀不懂其先人留下的漢文漢字典籍及漢喃作品等,不能承前啟後。拼音越南文,也相當於拼音漢喃。確切地説,相當於拼音白話越南文,兩者可互映相照,盡管前後文體有别。漢喃文的出現,也相當於把漢字的“白讀”讀活了,好在他們習慣於按越南語音“白讀”漢文,只要把漢字按越語順序排座次,再添加一些自創字,也就差不多是漢喃文了。拼音越南文的缺陷是同音不一定對應同一個漢字或自造字“喃字”,就如我們中文詞典裏的拼音可拼同音字一様,試想曾經有人提議漢字拉丁化,如被實行,那麽我們的漢字早已被打入冷宫,成爲今人不識的“典藏”,與鄰國的漢喃隔岸相歎了。

 

幸虧我們還沿用漢字,尽管只能用簡化字,但總比用改頭换面了的好。與古人相比,我們的漢字越用越少,除了增加外來語字詞和來自新事物的名詞等等。對聖經現代越南語文本的漢喃譯讀、轉冩,譲我對漢語字詞有更多的發現與理解和認識,比如一个字,换了偏旁,爲甚麽讀音發生變化,卻與原字或偏旁或所有組件無關等。還有如“茶”与“荼”的關繫,“秀才讀半邉”的問題等等,别看它是用之取笑不才無術的書生或不用功、不好好學習的人;有時候或許是創字者的有意安排,漢喃裏就有看似“秀才讀”的情況,包括借用漢字與自創的喃字。從這一點來説,漢喃不僅展示自己,也譲與之一衣帶水、贈予其漢字活水的鄰人“漢河”變得可視,可見!

 

對《創世記》現代越南語文本的譯讀、轉冩,譲我明白了很多“生僻”漢字,比如表示:周年、周歳、一晝夜的“晬”字,在越南語裏就指晚上、夜或黑暗,如:朝晬(晚上)、晬昕。但通常不直接借用有關漢字,而使用其自創字,如“日”與“最”的組合字,“日”與“心”、“光”與“朗”的組合字等等。

 

與“晬”相對的漢字是“灲”的異體字“灱”,如:越南語指光與暗的:事灱、事晬。與漢字“灱”交替使用的,還有“光”與“創”或“朗”等組合字,見圖3.及此對照譯本《創世記》1:4,及至“早”與“參”的組合字等等。日字組合的還有很多,多半是越南自創、改造字“喃字”,而對漢語固有的這類字詞,我們説華語的國人卻知之越來越少,甚至成爲生僻字。越南至今還沿用很多古漢語詞語,盡管改用拼音文字,但内裏還是很多漢詞或活用漢詞,比如:翰林院、秀才、進士等等,越南語裏一直在使用。還有《新約》中的“文士”,在越南語稱爲“通教”,及至《箴言》裏的“聰明、通逹”,對應越南語:坤頑、通灱。

 

 “通教”雖説在漢語裏不曾見,但“通譯”總知道,也就是翻譯。漢語裏没有“坤頑”,卻有其反義詞“愚頑”,可説無獨有偶。聖經《創世記》内容廣泛,涉及日常生活方方面面,是譯讀與轉冩成漢喃文本之首選,而這様的中-越-漢喃對照版本,包括其他卷本,也好比一面鏡子,譲中越兩國古今語言文化脉絡清晰可見,可追可溯,可望可鍳!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74411
  • 在线: 3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